Tuesday, September 2, 2014
0

违约:违出个大政府

华盛顿——

美国国会领导人铁了心要在联邦政府债务上限问题上和奥巴马政府摊牌了。一般人也许认为,谈判进行到这个阶段,共和党众议员们会放奥巴马一马,但有一群死硬派似乎认为政府债务违约并非是件坏事。

这些代表——我和他们在最近三次国会听证中颇有些交锋——认定,美国联邦政府相对美国经济来说太大了,必须采取强硬措施控制它。不管你对国会山中的“茶党”势力有何判断,至少部分违约已不再向过去那样遥不可及——最近评级机构的警告就反映了这一风险的激增。

然而,讽刺的是,违约的结果恰恰是政府规模相对美国经济的上升——即共和党死硬派声称要竭力避免的情形。

原因很简单:众所周知,政府违约会破坏信贷体系。在现代金融市场中,基础基准利率就是所谓的政府债券的“无风险”利率。这是信贷体系的支柱,这根支柱的倒塌(或美国国债风险大幅升高)会扰乱大量私人契约以及经济中所有种类的交易。

此外,许多个人和企业的“储备”是以美国国债的形式持有的。比如,被认为最安全的货币市场基金便是那些只持有美国国债的基金。但是,如果美国政府违约,这些基金都将“跌破面值”,即无法保证你所投入的本金不受损失。

这会造成资本大逃亡。问题是,往哪里逃呢?不少银行将出现相同的问题:美国国债价格崩盘(这相当于利率提高,因为债券价格和利率是反向运动的)将摧毁它们资产负债表。

如果政府违约,那么美国所有企业都别想全身而退,也没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能够保证储蓄的安全。人们将一窝蜂将资产兑为现金,我们将见到大萧条以来所从未发生过的情景,ATM机和银行出纳窗口前将排起长龙。

除此之外,私人信贷将从美国经济体系中消失,从而让美联储面临艰难的抉择。美联储可以介入,直接向家庭和企业提供巨量信贷(与苏联央行做法类似),也可以袖手旁观,坐视GDP下降20—30%——在现代经济中,信贷突然枯竭通常会使经济下降如此程度。

随着私人部门大幅衰退,消费和投资也将锐减。美国的出口能力也会因此受创,因为外国市场也可能被影响到,且出口企业没法获得信贷则将没法继续生产。

共和党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违约能让政府支出的真实值有所降低。但哪一块会下降更多呢?是政府支出还是私人部门?答案几乎是肯定的:私人部门,因为私人部门要依赖信贷购买投入品。事实上,你可以参考2008年金融体系几近崩溃后的大衰退,然后把严重程度乘上十倍。

另一方面,政府自有获得美联储信贷的渠道,因此拿得出用来发工资的现金。由于债务上限不会改变,这要求施一些法律上的小伎俩。但若非如此的话,美国国家安全将必崩无疑——军队和国民警卫队的工资必须得付,交通运输等体系必须维持运转。

在这样的情况下印钱几乎肯定会引起通胀,但美联储可能并不会这么认为,因为美国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比如现在,信贷量在以爆发式的速度增长,但2008年开始实施的极端信贷扩张措施并没有引起批评者所担忧的那种情形。

因此,美国债务违约的后果将是这样的:私人部门将崩盘,失业率将很快攀升至20%,政府会有所缩水,但将成为最后雇主。

不愿提高债务上限的共和党众议员和参议员是在玩火。他们在鼓吹饮鸩止渴,最终的结果将与他们所宣称的截然相反,因为违约将立刻让政府的重要性增加而不是减少。

国会可以取消法律,但无法取消意外因果律。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