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美国的新进步时代?

纽约—1981年,美国总统里根以一句名言入主白宫:“政府不是问题的解决方案。政府是问题。”三十二年、四任总统过去了,如今奥巴马的最新就职演说响亮地喊出了支持政府在抵御美国——以及世界——所面临的最紧迫挑战中扩大作用的口号,似乎将再一次拉开这一时代的序幕。

里根1981年的名言是不同寻常的。它表明这位美国新总统对用政府来解决社会问题不像他对减税(主要受益者是富人)那样热衷。更重要的是,他在任上开启了来自政治右翼的“革命”——不利于穷人、环境和科技的“革命”,这场“革命”持续了三十年,随后的各届总统——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或多或少都从某些角度支持里根的思想,奥巴马在第一个任期内也不例外。

 “里根革命”有四个主要组成部分:为富人减税;削减教育、基础设施、能源、气候变化和职业培训支出;大规模增加国防预算;以及经济去监管化,包括核心政府功能的私有化,比如经营军事基地和监狱。这场革命被称为“自由市场”革命,因为它致力于减少政府的作用,在实践中,它是富贵特殊利益打击中产阶级和穷人的开端。

这些特殊利益包括华尔街、大石油公司、大人寿保险商以及军火商。它们要求减税,得到了满足;它们要求不要纠结于环境保护,得到了满足;它们要求并获得了打击工会的权利;它们还要求诱人的政府合同甚至经营准军事活动,也得到了满足。

三十多年来,没有人真正挑战过将政治权力交给出价最高者的后果。与此同时,美国从中产阶级社会变得日益贫富分化。从前,CEO的薪水是普通员工的30倍,如今是230倍。从前,美国是对抗环境恶化的世界领袖,后来却成为最后一个承认气候变化现实的大国。金融去监管化肥了华尔街,但最终因为欺诈、过度冒险、不胜任和内幕交易造成了全球经济危机。

也许,仅仅是也许,奥巴马最新的就职演说不但标志着这一毁灭性过程的结束,也标志着新时代的开端。事实上,他的就职演说几乎全篇都在大谈政府在提供教育、对抗气候变化、重建基础设施、照顾穷人和残疾人以及一般化的未来投资方面的积极作用。这是自1981年里根让美国原理政府以来第一个这样说的总统就职演说。

如果奥巴马的演说真的成为美国新进步政治时代的开端,则这将契合伟大的美国历史学家小亚瑟·施莱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Jr.)所探索的路径:他指出,美国存在“私人利益”和“公共目标”的交替,每个时期大约30年。

十九世纪末,美国来到了镀金时代,这一时代的“强盗资本家”建立了大规模的新产业,社会也滋生了大量的不平等和腐败。随后的进步时代引来的是20世纪20年代富豪统治的暂时复辟。

接着发生了大萧条、罗斯福新政和新的30年进步政治——20世纪30—60年代。70年代是向里根时代的过渡期——权势公司利益把持的30年保守政治。

显然,是时候让公共目标和政府领导复苏,让美国对抗气候变化、帮助穷人、促进可持续技术并实现美国基础设施现代化了。如果美国通过有的放矢的公共政策实现这些重大步骤——这也是奥巴马的规划——那么由此产生的创新科学、新技术和强大的示范效应将会让全世界所有国家受益。

现在就宣布美国进入了新进步时代显然还为时过早。既得利益仍然十分强大,特别是在国会——甚至是在白宫中。这些权贵集团和个人在最近的竞选过程中向候选人提供了数十亿美元,并期待他们的付出能产生回报。此外,30年的减税也让美国政府失去了实施关键领域(如面向低碳能源的转型)的财源。

尽管如此,奥巴马仍然明智地下达了战书,发出了新政府积极主义时代的呼声。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当今许多关键挑战——从我们的过度行为中拯救地球;确保技术进步让所有社会成员受益;以及建设国家和全球可持续未来所需要的新基础设施——要求集体坚决方案。

对良好的治理来说,公共政策实施与实施它们的愿景一样重要。因此下一个任务是设计明智、新颖、低成本的方案解决这些挑战。不幸的是,当需要采取大胆的创新方案满足关键人类需求时,美国总是行动的矮子。美国是时候脱胎换骨了,而奥巴马全力为进步主义愿景辩护的举动为美国指明了正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