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矛盾式发展的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在三月上旬渐行渐弱的消息又一次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只有精神分裂症患者才能画出的情景。实际投资(由于高科技和与信息有关的资本货物价格下跌而调整后的投资)继续大幅增长。生产和销售与公认的4%或以上的实际GDP年增长率预测保持一致。可尽管如此,就业情况仍不景气:美国的净工作创造量仍然停滞不前。

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就业率不能增长了。于去年相比,美国的教育和医疗行业多雇佣了约30万人-就业年增长率达1.7%。商业和专业服务行业多雇佣了25万人-就业年增长率为1.6%。就业状况不景气的逻辑并不是美国经济不可能创造新的工作,而是需求的增长不足以创造足够的工作机会以吸纳失业者。

这点很容易说明。美国的总名目支出年增长5.5%,年通货膨胀率为1.5%。全员劳动生产率的年增长率为3.5%。所以用一个简单的等式表示:5.5%-1.5%-3.5%=0.5%。而就业率的增长就只能达到0.5%,因为尽管劳动生产率增长强劲,要满足需求却只需要这样就业率增长。

美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从何而来是显而易见的。其较小的部分增长是来自简单的加速: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美国的失业人口找到新工作的间隔时间逼近二战后的历史高点。因此对于加快工作节奏的要求,雇员的态度总是"是,老板!"("惟命是从"),而不是"我不希罕这破工作!"("针锋相对")

劳动生产率的较大部分增长来自于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的革命-这使得高科技资本的有效性大幅增加,而其成本则大幅降低。"新经济"对财富增长的驱动力让其最热忱的推动者也难以想象。出人意料的是新的财富并没有流向dot-com公司的股东,而是流向高科技资本的购买者和使用者,以及他们所服务的消费者。

可为什么这种情况让人如此惊异呢?19世纪末,美国铁路系统获得的巨额投资和技术进步似乎使除了铁路公司股东和债主之外的所有人受益。当铁路经济泡沫在繁荣之后破裂时,投资者自食垃圾证券的苦果成为华尔街最受欢迎的游戏。

还有一部分美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高科技资本给美国公司带来的巨大动力以促使它们投入巨资改造组织和商务流程从而使其适应计算机化和网络化的需求。可这些投资往往是难以发觉,甚至难以衡量的。

对于美国来说,劳动生产率的年增长达到3.5%而非1995年之前的1.2%是难能可贵的。这意味着仅这一个国家就为世界收入带来了2500亿美金的年增加值。这相当于每年为世界增加等同于1/4个印度的生产力。

然而,美国劳动生产率的持续攀升却为乔治·W·布什总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政治问题。在前几十年一路凯歌的内需增长突然变得严重不足,由此造成的劳动力市场疲软也使布什备受指责(他在一定程度上的确难辞其咎)。

但对于所有人来说-除了布什和那些由于内需乏力而失业的人-这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美国的决策者们抗拒诱惑,不从政治利益出发追求"保护"产量和就业但却会破坏经济发展的政策,那么美国现在伸手可及的对生产率的显著推动力会最终带来真正利润和薪酬的强劲增长。

作为领军世界的经济体,美国在确保经济增长方面任务艰巨。因为它必须创造-并不仅仅是摹仿和改良-新技术、更佳的资本形式和更有生产效率的商业组织。如果美国的经济能够以现在的速度发展,这对于其它较不发达的经济体来说是个好消息。特别是因为在发展中的计算机和通信技术革命的强大推动作用下,世界各国能够更容易地参与到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劳动分工之中。

因此美国经济的矛盾式发展昭示着世界已进入了一个有着非凡机遇的经济时代-前提是我们要彻底而耐心地抓住它们。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