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0

中国推特阶层的反叛

北京——

上周,由于长期以非暴力的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刘晓波被授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如今中国政治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这个奖项的颁发很可能会成为中国长期追求更多自由的一个跳板。

然而鲜有大陆媒体谈论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政府的宣传部通过严格的审查制度,阻止了主流媒体把这一消息传播给人民大众。事实上,中央电视台(CCTV)收视率很高的晚间7点全国新闻联播也在刘获奖当天对此事件只字未提。

在刘晓波被宣布为和平奖得主后,尽管新闻受到封锁,中国的博客界和微博却炸开了锅。例如在新浪的微博网站上,博客们使用照片、委婉语、英文或繁体字,来避免审查。

推特式微博在中国极为流行。继去年天安门镇压事件20周年以及同年夏天新疆暴乱后,Twitter.com在去年被正式封锁了。此后不久,中国最著名的仿推特网站Fanfou.com也被关闭了,这使得100多万的注册用户无处登陆。尽管人们在中国只能通过代理服务器进入推特网,但是推特仍然对中国的互联网生活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为它能连接不同的新闻来源和社会活动家。

事实上,推特是人们能自由谈论刘晓波诺贝尔奖的唯一地方。在推特输入“#Liuxiaobo”的话题后,每分钟相关的信息会跳出数百次。

更笼统地说,在中国公民越来越多地报道当地社区新闻的背景下,推特成为了他们手上一个强大的工具。但是微博带来的社会变革可能比通信革命更为重要。实际上,就推特的使用来说,中国的推特用户引领着世界。他们把推特用于一切目的,从社会抵抗到公民调查,从监测民意到创作黑色讽刺作品,包括在广东“自发组织的”反焚化运动、为政治犯寄送明信片等等。

2009年6月伊朗总统大选被舞弊获胜后,伊朗人民利用推特来交换信息,并告知外部世界伊朗人民在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打那以后,人们就纷纷讨论数字网络活动在诸如中国的威权国家中所扮演的角色。Web 2.0技术意味着中国民主转型会在将来发生“推特革命”式的变革吗?

中国的推特政治活动正挑战着一个被广泛接受的简单假设,那就是如果活动积极分子掌握了社会媒体,那么会迅速出现大规模动员和社会变革。恰恰相反,这些信息共享的工具和途径推动了更为微妙的社会进步。

这种微妙反映了宏观政治与微观政治之间的差异。宏观政治是结构性的,而微观政治是涉及日常生活的。微观政治体系的改变不一定会导致宏观结构的调整,尤其是在被高度控制的政治体系中,如中国的政治体系。但是如果微观政治的点滴变化能被有效地组织起来,那么它们可以大幅提高整个社会的福祉。“微信息”和“微交流”能推动真正的变化。

为什么微动力如此重要呢?在过去,只有少数十分积极的人参与政治行动中,人民大众基本上没有主动权。这些热情激昂的人并不明白为什么公众似乎对他们的努力无动于衷。今天,十分积极的人可以降低活动参与的门槛,这样热情稍低的人也能加入到他们奋斗的行列中去。

目前,中国的推特界有着3个突出的特征。第一,在中国领导层加强审查的背景下,推特变得高度政治化。其次,推特使意见领袖集中围绕在一个虚拟的桌面,吸引了许多“新公共知识分子”、“权利拥护者”以及公民权利运动的资深人员和流亡的异见分子。正是这种这种人员聚集,推特才会对中国网络世界以及传统媒体产生影响。

最后一点,推特在中国可以作为一种动员工具。近几年激增的活动表明,推特已变成了许多维护公民权利运动的协调平台。随着中国有着越来越多的仿推特网站(所有的主流门户网都提供微博服务),中国的社会运动在长期中得到了促进。

因此在中国,推特已变成一种推动抗争政治的主要工具。它能有效地连接演说与行动,带来广泛的运动,使权利活动家、公共知识分子以及各种各样的推特用户达成共识。实际上,自2009年下半年来出现的一系列抗议活动和事件表明,推特和现实的抗争性政治间存在密切联系,因此为重塑中国的威权政制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