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6,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金融的艺术

普林斯顿-在9月的金融危机中,伦敦发生了一桩大事:虽然雷曼兄弟的倒闭和HBOS苏格兰哈利法克斯银行挤兑事件震撼了伦敦金融城,但苏富比拍卖行却举行了艺术家达米安·赫斯特作品的破纪录的拍卖会,拍得了约2亿美元的总值。与华尔街上正在被吞噬的价值相比,这笔钱算是小儿科;但此拍卖对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投了大大的信任票。

金融泡沫,正如刚刚彻底破灭的那个一样,是与艺术界密切相关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要依靠美迪奇家族的光顾,而十六世纪的威尼斯把香料交易赚来的钱换成了画家提香和丁托列托的画布。

此后世界上出现了另一个大商业中心阿姆斯特丹,那里的成功富足的中产市民再次促成了一个新的艺术风格的形成并创造了伦勃朗时代。伟大的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早期的金融家们,比如JP摩根、亨利·弗里克和安德鲁·梅隆,把他们很大一部分财富花在了收藏艺术品上。

他们认为,收藏艺术品不仅仅是行善或公益心的体现,也不仅仅是非常昂贵的嗜好。他们的画廊以一种非常明显和公开的方式向人们展示着他们的鉴赏力和判断力,这些能力是他们金融业务赖以的生存之道。

与之相反,金融方面的判断力就其性质而言,因其取决于内部交易和先于市场所采取的行动,是不适于被公开审核的。要说出是谁在做明智的预测,又是谁在鲁莽地赌博,是不可能的。因此,这样的一项代理活动是有益的,这让外人看到辨别和估值的过程是真实存在和发生的。

最近的全球金融时代 - 也许我们可以说它已成为过去时了 - 不同于一个世纪以前的金融浪潮,其文化表现形式也似乎是新颖的。

对某些参与者来说,与老一辈金融家相比,收藏当代艺术品展示了融资是如何成为更具有创造性的过程。摩根士丹利或梅隆主要收集的是16世纪意大利享有盛名的艺术大师的作品。

不过,新的艺术品收藏家更像美迪奇家族的人:他们真正是刺激了文化创新。随着他们参与投资,当代艺术市场里的常客并非纯粹地依靠自己的判断,他们同时也依靠高端顾问和经纪人团队,这些顾问和经纪人可以提供咨询告诉人们什么样趋势最能抓住的时代的精神。

天真的局外人对当代艺术世界感到迷惘。为什么用甲醛保存的一头母牛称得上一项伟大的文化成就?用彩色斑点有规则地点缀的床单 - 这种从赫斯特的大而机械化的工作坊出来的产品,与艺术创新或创意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大众对此的迷惘和对交易中日益复杂的金融产品的迷惘,本质上难道不是相同的吗?事实上,对所涉及的风险的性质,即使是监管机构或建立此业务的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看来也并非清楚。

一些现代艺术家和他们的顾客明确指出了当代艺术和金融新产品之间的相似之处。欧洲的最著名的艺术收藏银行德意志银行发表了学术专家的看法,说是客户,即广泛的大众“极端保守,沉闷,缺乏想象力,没有自己的主见。 ”

经过了金融风暴,比如2000年网络泡沫的破裂和2007-8年间的次贷危机,这种观点就显得太自负了。扑朔迷离的看上去毫无意义的艺术品和令人如坠五里云雾之中的金融产品之间的相似之处,应是令人不安的,而不是令人欣慰的。

那么,为什么赫斯特作品拍卖会会取得如此成功呢?部分原因是因为所拍的艺术作品还远远没有达到扑朔迷离的地步。最受期待的一件拍品是一头有着金牛角和金蹄的牛,它被命名为“金色之牛”,其意图不言自明。

但也有另一种动力驱动着投标人。有一个暗示就是,在俄罗斯的银行系统崩溃的时候,俄罗斯买家却出手阔绰。与此同时,对黄金首饰的需求激增。人们寻求非金融资产看起来是任何金融危机发生时的典型行为-在德国魏玛共和国恶性通货膨胀的大动荡期间,就有大家熟知的 “一切投资立即转换为实物 ”的对实物资产的追求。

艺术也有保值的功能。但是,为了确保这一功能可靠性,买方必须对所买之物的长期估值有信心。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银行家们也收藏艺术作品,因为它们让他们记住超越日常交易的永恒的价值。他们把收购绘画和雕塑视为连接永恒的通道。那谁敢说达米安·赫斯特的作品也具有同样的性质呢?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