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安倍经济学的祝福

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经济复苏计划极大地激发了国内信心。但“安倍经济学”可信度几何?

有趣的是,仔细考察日本过去数十年的经验,你会觉得没有什么理由持续看空。事实上,从工作人口人均产出增长看,日本从上世纪末以来表现相当出色。在劳动力人数下降的情况下,2012年(即安倍经济学之前)的日本标准估计是工作人口人均产出年增长率3.03%。这比美国稳健得多——美国去年人工作人口人均产出只增加了0.37%;也比德国坚挺得多——德国的数字是下降0.25%。

尽管如此,许多日本人正确地觉得,安倍经济学只是有助于日本的复苏。安倍晋三在做很多经济学家(包括我)一直建议美国和欧洲所做的事: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政策在内的全面的计划。安倍晋三用三支箭的故事来为这一计划打比方:一支箭易折,三支箭不可折。

日本银行新任行长黑田东彦曾任日本财相和亚洲开发银行行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20世纪90年代末东亚危机期间,他在第一线目睹了美国财政部和IMF所推行的传统智慧的失败。黑田东彦没有央行行长的陈词滥调,他承诺逆转日本的长期通缩形势,将通胀目标定在2%。

通缩增加了真实(经通胀调整的)债务负担和真实利率。尽管没有证据表明真实利率的微小变动事关重大,但哪怕是略有通缩,年复一年对真是债务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黑田东彦的立场让日元贬值,日本商品变得更具竞争力。这反映出货币政策独立的现实:如果美联储的所谓量化宽松政策让美元贬值,则其他央行就必须采取应对措施防止本币过度升值。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更紧密的全球货币政策协调;但是,目前日本根据其他国家的发展形势作出的应对措施尽管姗姗来迟,却相当有效。

如果美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信用渠道堵塞上——如大量屋主所面临的再融资问题(尽管利率已有所下降)和中小企业难以获得融资的问题,那么货币政策应该远比现在有效。希望日本的货币政策会专注于这些关键问题。

但安倍晋三的政策是三管齐下的。认为日本过去财政刺激无效——唯一结果是将大量投资浪费在无用的基础设施上——的批评家犯了两个错误。首先是违反事实:如果没有财政刺激,日本经济表现将如何?20世纪90年代末的金融危机后,信用供应量大幅萎缩,因此政府支出没能重塑增长并不令人奇怪。要不是政府支出,日本的情形会糟糕得多;事实是失业率从未超过5.8%,即使受到了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失业率最高也只达到了5.5%。其次,任何访问过日本的人都认为其基础设施投资好处多多(美国在这方面可以学到极有价值的一课)。

正真的挑战是设计第三支箭,即安倍晋三所谓的“增长”。这包括旨在重组经济、改善生产率和增加劳动力参与率(特别是妇女)的政策。

有人大谈“去监管化”——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这个词声名狼藉。事实上,如果日本放松其环境监管或卫生和安全监管,将是一个错误。

日本需要的是正确的监管。在一些领域,政府的积极介入是确保更有效竞争之所必须。但在很多需要改革的领域,如用工政策等,需要的是私人部门的约定俗成,而不是政府监管。安倍晋三可以定调而不规定结果。比如,他要求企业增加妇女工资,而许多企业计划在3月结束的本财年发放比往年更高的奖金。

提高服务部门生产率的政府动作或许将特别重要。比如,日本有很好的条件实现在改善的卫生部门及其世界级制造能力之间形成协同效应,发展医疗仪表化。

家庭政策与公司劳动力雇用行为变化一起可以促进移风易俗,使女性更多(��更有效地)参与劳动力。尽管日本学生在国际评比中的排名很高,但普遍缺乏国际商界和科学界通用语英语的训练,这使得日本在全球市场中落在了下风。进一步提高研究和教育投资或能产生极高的收益。

各种原因表明,日本的重振经济战略将会成功:这个国家从强大的制度中获益良多,拥有教育程度高、技术技能强、设计敏感度卓越的劳动力,并且身处世界(唯一?)最具活力的地区。它受不平等性影响的程度比诸多发达工业国都要低(尽管比加拿大和北欧国家更大),它的环境保护眼光更加长远。

安倍晋三的全面计划若能完美实施,今天的信心提高就会得到印证。事实上,日本可以称为死气沉沉的发达国家中的活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