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0

老欧洲和年轻世界

正值欧盟成立50周年之际,许多欧洲人也与欧盟一道步入中年。他们也开始知道,潜在的人口变化将会让欧洲下一个五十年与上一个五十年大为不同。

欧盟第一个五十年的特征是人口增长以及工作年龄的人相对儿童和老人比例较高。战后“婴儿潮”一代人推动了持续经济增长的时期,这一时期加强了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并且带来了欧洲公民生活质量的显著提高。

而在另一方面,欧盟的下一个五十年中,婴儿潮一代人步入退休,缩减了劳动力数量,这些人还要担负老年人医疗和养老金需求的沉重负担。到2050年,百分之三十六的欧洲人将会年满60岁,而且,尽管预计寿命增加,持续的低出生率意味着欧洲大陆人口将在2020年开始萎缩。

尽管欧洲不大可能由于这一人口变迁而变得相对贫困,但是,它却可能会经历长时间放缓的增长时期。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老年人口占较高比例国家的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增长相对于年轻国家而言趋向于更为缓慢。欧洲的经济实力相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因此会下降,可能还是剧烈下降。

正当欧洲人口正在老龄化同时将会下降之际,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却是生气勃勃而又在增长。到2050年,50个最不发达国家的人口预计将会翻番,欧洲工作年龄和非工作年龄人的比例将会下降到1.4左右,而在发展中国家这一比例将会高出许多。

大多数发展中地区的国家,像拉丁美洲、北非、中东以及大部分亚洲地区将会有能力把它们的潜在工人大军吸收到生产性就业上来,并且从随之而来的经济激增中大为获益。(实际上,这一“奇迹”已经在东亚发生了。)结果,这些地区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将会提高。

但是,其他地区却会可能无法提供生产性就业。膨胀的年轻而又没有工作的人口大军可能会造成犯罪和社会动乱的增加。政治不稳定、战争和恐怖主义可能随之而来,在国内外造成严重的后果,包括欧洲在内。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的人口前景尤为不妙,滚滚的年轻人口进入无法安置他们的劳动力市场。来自非洲以及其他发展中地区的移民已经在增加;穷国人口增加的时候,可能的移民数量就会翻番。

这些移民压力给欧洲的劳动力市场问题带来了潜在的解决之道。欧洲需要工作年龄的人口来减少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负担,所以,放松移民管制将会有所帮助。但是这也会随之带来社会问题,这是由于欧洲人担心工作、安全或者文化差别而抵制外国人的涌入。向移民敞开大门将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而又控制得当的过程,并且要做出坚定的努力来让欧洲人确信移民的益处。而且,鉴于需要大量移民来抵消欧洲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因此这最多只是一个不全面的方案。

但是,欧洲可以采取其他步骤来解决或者适应迫在眉睫的人口不平衡问题。欧洲地区的许多国家已经有了意在提高出生率的政策。给予有孩子的夫妇税收优惠和每月津贴,以及减少对避孕的支持是鼓励提高生育率最为常见的手段。在许多欧盟国家,男子就业的比率要远远高于女子。让妇女就业的措施,例如国家资助的托儿所和更为灵活的工作时间为生育创造了激励机制,同时又扩大了劳力。

但是,这些措施的效力不大可能立竿见影,所以需要实施针对已经就业以及即将退休的人的政策,鼓励他们多为退休作储蓄。现有的养老金体系经常惩罚那些希望在正式退休年龄以后工作的人,而年龄歧视阻碍了许多有能力工作到六七十岁的人。更为灵活的养老金安排、法制改革以及目的在于转变雇主对于年长的工人的观念的媒体和教育行动将会让人们工作更长的时间。鼓励终生学习将会帮助人们将他们的技能和知识适应于不断变化的经济要求。而且,鉴于预计生命更高,提高退休年龄是解决老龄化人口负面影响的又一个合理办法。

综合运用这些手段和其他措施将会帮助欧洲在未来几十年中维持其较高的生活水准。例如,承认那些具有更为有利的人口结构地区的不断增长的实力将会鼓励形成帮助欧盟维持其自身全球地位的政治和经济同盟。同样,帮助发展中国家创造就业、改善生活质量的措施将会减少不正规的移民以及帮助避免其社会成本。

人口变化缓慢发生,但是其效果却可以提早预测。如果欧盟国家要想克服下一个五十年的人口挑战,它们就不应该延误做好准备。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