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0

寻找全球性需求

德国和日本再度陷入了经济衰退。全球第二和第三大主要经济体也再度阻碍、而不是推动了世界总体需求的增长。

站在德国和日本国民的角度,这个消息的确令人沮丧。全球技术的飞速发展本应使提高产量和生活水平变得比较容易,但过去15年来,这一点在德日经济中实现起来却困难重重。15年前,人们对两国经济的预期比现在的实际状况肯定要好很多。

如果从全球政治稳定的角度,那么德日两国的经济衰退和停滞就更糟糕了。民主政府和人民达成协议,用自身改善生活水平和就业状况的能力换取合法的长期执政。

危机、衰退和停滞使人们把矛头转向主流政客的软弱和腐败、特殊利益阶层的非法特权和议会的愚蠢。人们在危机和衰退期抱有这样的想法没有错。主流政客常常暴露出软弱和腐败(即便法律上并非如此精神上也概莫能外),特殊利益阶层的确有强大的非法权力、议会也常常显得愚不可及。但所有想从这些流行观点中得出政治结论的企图无一例外地会带来灾难。


从全球经济稳定的角度,德日增长的停滞也许就是最糟糕的消息。六七年前,人们暗自忧虑世界经济的发展核心不能只靠美国单一动力的牵引就永远延续下去,而现在,乔治·W·布什政府骇人听闻的财政政策和不佳的运气使美国经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而造成这种局面的正是庞大的预算和贸易赤字。

既要解救美国又不能引发危机¾也就是实现经济学家提出的“软着陆”目标¾要求大量握有美元财产的个人和机构在其资产贬值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情况下消极观望、不采取任何措施。不久前曾有过这样的先例:1985到1987年,美元资产的持有者采取过规模小得多的类似行动,可你能连续两次踏入同一条河吗?


不仅如此,成功实现软着陆不仅需要美元资产的持有者在输掉衬衫的同时还能保持镇静,还需要至少800万现就职于建筑、客户服务和相关行业的美国人在出口和进口竞争行业重新找到工作。

但这也不是全部。至少有1600万名现就职于向美国出口行业的国外工人也要在其它行业重新寻找工作。上述工作必须满足美国以外的需求,因为随着美元贬值和国内衰退使美国需求和生产间的差距大大缩短,就必须相应推动美国国外的需求来加以补充。当再次找到平衡的时候¾这和我预想中的情况相比已经大大延迟了¾正如前美国财长萨莫斯所说的那样,世界经济在更高而不是更低的层次上找到平衡就显得至关重要。

如果没有快速发展的德国和日本,那么今后若干年内平衡世界经济的需求又来自何方?我们下一代人或许可以依靠资金需求巨大并且发展迅速的中国和印度来弥补世界需求的差距。但现在还不行。虽然中国和印度劳工的数量非常巨大,但目前产量和需求量都还丞待提高。

如果在美国以外的发达国家找不到快速的需求增长¾德国和日本是这方面的最佳选择¾那么全球经济在今后若干年内就很难在更高的层次上取得平衡。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