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当女性掌权

慕尼黑—如果让女性来领导,世界会变得更和平吗?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的新书对此的回答是“是”。

在《天性善良的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一书中,平克用大量数据证明,人身暴力虽然仍然困扰着世界,但已呈现出逐渐减少之势。此外,他还宣称“从历史长河看,女性一直是、将来也会继续是和平的动力。传统战争是男性之间的游戏:部落中的女成员从来不会联合起来扫荡相邻部落。”作为母亲,女性具有进化性动力维系和平环境,以便更好地哺育后代,确保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

质疑者马上就可以反驳说,女性之所以不曾引发战争,只是因为她们很少掌权。如果她们能获得领袖之位,得到权力,那么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将迫使她们采取与男性一致的好战决策。撒切尔夫人、梅厄夫人和英迪拉·甘地都是掌权的女性;在她们的任期内,她们的国家无不对别国开战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女性是顺着“男性世界”的政治规则爬到领导人的位子上的。她们首先满足了男性的价值观,这是她们获得领导权的第一步。如果女性能够在领导岗位上顶半边天,那么她们掌权后的行为也许会有所不同。

因此,我们需要面临更广泛的问题:性别真的能影响领导行为吗?很多心理学研究表明,男性渴望发号施令的硬权力,而女性更具合作精神,在本能上更理解吸引和说服的软权力。在美国传统中,领导人总是硬朗的男性形象,但最新的领导力研究表明,曾经被认为是“娘娘腔”的做派,其成功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在一个基于信息的社会中,网络正在代替层级,脑力工作者更加难以驯服了。大量组织的管理正在朝“共同领导”和“分散领导”的方向转变,其领导层处于圆心,而不是金字塔塔尖。前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说,他必须“骄纵”手下的雇员。

就连军队也面临着这种改变。在美国,五角大楼宣称陆军教官“动辄大吼的情况更少了”,因为新新一代对“更多扮演导师角色”的教官反应更好。从军事上战胜恐怖主义以及反暴动要求士兵能够赢得心理战,而不仅仅是摧毁敌人的工事和肉体。

前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曾经将他的角色描述为“决定者”,但现代领导工作的范围远不止这一点。现代领导人必须能够使用网络,能够协调并鼓舞参与者。女性的非层级制风格和公关技巧更适合在当今新涌现的基于知识的组织和团体中担任领导职位,男性(平均而言)还没有做好适应这一变化的准备。

过去,当女性奋斗在爬向组织最高宝座之路的时候,她们通常不得不采取一种“阳刚风格”,打破女性“温柔”的常规社会范式。但是,如今,信息革命和民主化要求更具参与性的领导,因此“娘娘腔”正在成为更有效率的领导方式。为了获得成功,男性不但必须理解女性同事处事风格的价值,还必须掌握这一技巧。

这是一个趋势,而(尚)不是既成事实。女性仍然在领导职位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公司首脑中只有5%是女性,议员选举中当选女性也只是少数(比如,美国只有16%,而瑞典达到了45%)。一项研究表明,在20世纪独立国家的1 941名执政者中,只有27名女性,其中还有一半是以男性执政者的遗孀或女儿身份问鼎权力的。整个20世纪,只有不到1%的执政者是完全靠自己获得成功的。

那么,既然领导力研究中的新传统智慧表明进入信息时代等于进入女性时代,那么为什么女性的表现没有起色呢?

因为女性缺乏经验,其首要角色是看护者,其谈判风格尚不为人所接受,且旧歧视顽固不化,这些都能解释性别差异。传统职业道路及其形成和加强的文化范式使得女性无法在组织环境中获得最高领导职位所必须的技能。

研究表明,即使是在民主社会中,女性在进行与职业生涯资源有关的谈判(比如薪资谈判)时所面临的社会风险也要高于男性。女性总的来说无法很好地融入主导组织的男性网络,而顽固的性别观念仍然是女性克服这些障碍的绊脚石。

这一歧视在基于信息的社会中正开始被打破,但把我们在信息时代所需要的新的领导风格简单地归为“女性世界”是不对的。即便是积极的顽固观念,对女性、男性和高效领导也是不利的。

领袖应该更多地在组织、团队、国家或网络中承担鼓励参与的角色,更少地扮演英雄式的主宰者。什么才是合适的风格——什么时候硬,什么时候软——对男性和女性同样重要,我们不应该被传统的性别顽固旧观念蒙蔽了双眼。在某些情形中,男性需要表现得“像个娘们”,而女性在某些情形中需要表现得“像个爷们”。

我们的未来是战争还是和平,关键的选择并不取决于性别,而取决于领袖如何软硬兼施来构造巧妙的战略。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可以做出决策。但平克指出,从世界范围看,暴力消解不力的地区往往也是女性掌权情形落后的地区,或许,他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