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0

陌生人的善行

发自纽黑文——我承认这种观察世界的方式有点奇怪,但当我打开报纸的时候,我总是不断为人类善行的程度所震惊。而最近一条则来自波士顿大学财富与慈善事业研究中心,中心预计美国人将在2010年拿出约2500亿美元的个人慈善捐助,比去年又增长了数十亿美元。

人们捐血给素不相识的人,奔赴海地和苏丹等地实施人道主义救援,舍身忘死地与其他国家的不公正行为作斗争。而纽约人也越来越对关于地铁英雄的报道司空见惯——那些勇敢的人奋不顾身跳下铁轨营救失足的旅客,却往往在他人安全脱险之后悄悄溜走,不希望引起注意,也不渴望得到表扬。

作为一名心理学家,我对于这类善行的成因和结果都非常着迷。我们的某些道德观或者道德动机都是生物进化的产物。这揭示了我们为什么对自己的亲属疼爱有加——因为他们跟我们有着同样的基因。也揭示了我们为什么同时会对那些自己族群成员的人表示善意。

依照这个逻辑,我们也会对那些与我们持续互动的人表示友善;我们帮助他们,他们也会反过来帮助人们。但是达尔文进化论可解释不了我们为什么会对那些不知名的陌生人释放善意,尤其是那些距离我们国家千里之外的人们。

而这种道德扩张的原因则来自智力,想象力和文化。其中一个强大的力量就是用语言讲述故事的能力。这可以激发我们将遥远的人们想象成自己的朋友和家人。

由古希腊悲剧,电视情景喜剧和新闻故事所带来的间接体验他人痛苦的体验,都在扩张道德范围方面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而另外一个因素则是意识形态的传播,无论是世俗还是宗教的,这会鼓励我们去关怀远方的他人,说服我们将自己的善行延伸到生活圈子之外的人。

即便是资本这种被认为最邪恶的力量也令我们变得更加友善。据《科学》期刊登载的一篇针对15个不同人群的研究报告指出,那些实行市场经济的社会对待陌生人更为公平。正如罗伯特·怀特强调的那样,随着人们变得更加互相依赖,道德关注的范围也随之延伸。

没人会认为我们正日渐模糊亲戚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区别。我也无法想象这一幕的出现。一个无法将自己的孩子与异国他乡的陌生儿童区分开来的人——自觉对两者都有同样的爱和责任——大概也就失去人性了。而现实中真正发生的,则是所谓“我们”与“他们”之间的界限相对模糊了而已。

我们这些善行的效果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那些接受捐赠的人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而那些施与者同样也有所得益:做好人感觉真好。事实上,最近有研究显示那些把钱花在别人身上的人比花在自己的身上的受益更多。而且这并不是某种短暂的快乐:那些捐赠了财富和时间给他人的人在一生中都会比其他人更快乐。而最矛盾的发现则在于:如果你想快乐,最好的窍门就是忘记自己的快乐,并将快乐带给别人。

不过这一切不仅仅是关于愉悦和轻松。道德也不仅仅是怜悯和慈善。作为道德动物,我们也被驱动着去实现公平。

实验经济学家发现人们会牺牲自己的资源去惩罚那些作弊者和占便宜的人,并会将此施加于那些永远不会与之发生互动的陌生人身上——一种被称为“利他性惩罚”的行为。 而这种行为同样也能给他们带来快感。正如向某人施以援手会触发正面的神经反应,惩罚某个罪有应得的人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但这只是慈善的次要方面。我们被驱动去向素昧平生的人表示善意,而这股力量也同样驱动着我们去惩罚那些损害他人利益的人。这赋予了我们一股强大的动力,让我们用过制裁,轰炸或者战争等手段来惩罚那些千里之外的坏人。我们就是希望将这些作恶者绳之于法。

但问题在于我们本能的道德感是与其产生的后果不协调的。对国外慈善捐赠的行为模式通常更着重于新闻成果报道而不是考虑究竟什么地方最需要这笔钱。而研究也发现人们即便在意识到行为出错的情况下也会继续惩罚他人。在现实世界中也不难发现这样的例子。

由此可见,人类道德的扩展是人性的一项绝妙进化,但如果能用冷静的理性来调节一下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