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0

奥巴马艰难的财政之夏

帕洛阿尔托市——

巴拉克·奥巴马政府在这个夏季遭遇了一系列财政挫折。但是他是否最近几个月的经历中吸取任何教训呢?

首先,在加拿大的G20峰会上,奥巴马总统要求再次出台财政刺激方案(即更多的政府开支)的提议被多国领导人拒绝,包括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英国新任总理大卫·卡梅伦、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相反,他们寻求财政紧缩,削减2008~2009期间积累的巨额公共赤字和债务。他们已经呼吁在2013年前实现赤字减半,到2016年前稳定政府的债务-GDP比率。

在峰会上,奥巴马说他将在明年提出严厉的赤字削减措施。但是说的总比做的容易。到目前为止,奥巴马政府采取了背道而驰的战略,全力增加新开支项目,而与此同时,希望由于人们对赤字和债务的担忧,要求增加税收的呼声会上涨,甚至可能包括征收欧洲式的附加值税。

但是美国选民并不买账。另许对左翼人士和大多数评论专家来说,人们热烈要求大幅扩大政府职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相反,人们强烈反对联邦政府频繁的开支、赤字以及债务。

大多数政治预言人士认为,今年11月份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将会在此问题上惨败。选民不希望加大开支,加大税收。他们认为美国经济优于西欧经济主要是因为政府职权相对较小。

第二,在G20“相互评估进程”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美国政府削减财政赤字,幅度占GDP的比例比原先计划的多出3%——超过每年4000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信,目前的财政计划将阻碍美国经济的发展。

最近,欧洲央行重申了它的立场,认为严厉的财政收缩会大幅提高私有领域的信心,将会让私有领域相信家庭和企业的开支完全能抵消政府开支的削减。然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警告政府,不要在全球缓慢复苏的背景下过快地紧缩财政。

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希望美国的经济能增长,能继续购买它们的出口商品。在这些国家经济复苏时,美国政府大规模的借贷同样会让它们的政府和私人借贷者失去借贷空间。2010年,美国的赤字大约是1.3万亿美元,比G8中另外7个国家以及借贷无度的葡萄牙和希腊的借贷总额还要多,另外7个国家分别是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以及加拿大。简而言之,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希望美国能尽快清理好自己的财政。

第三,奥巴马政府发布了它的年度中期财政新报告。报告预计财政将会巨幅增长。报告中提议的解决方案是:由一个委员会年提出于2015年平衡基本赤字(即没有包括利息的赤字)的方案。

一般都是由总统提出财政平衡方案。如今,奥巴马希望把责任推给一个由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组成的独立委员会。

此外,在2015平衡基本预算的目标并没有给人任何鼓励。在2015年,奥巴马将会让政府的债务-GDP比率翻倍,从刚上任时的40%安全值提高至80%左右的危险值,这只在二战结束后短暂出现,之后从来没发生过。当然,由婴儿潮一代退休和医疗养老费用上涨引起的长期赤字将会在2015年后继续加大(同样,委员会将提议如何控制长期的财政赤字)。

第四,众议院甚至决定不在今年通过预算。这是自35年前程序改革建立国会预算委员会、规定议员应该控制赤字以来,众议院首次没有通过财政预算。

第五,在距离中期选举只有几个星期的时候,奥巴马宣布一系列新的刺激方案。他的政治对手很快评论说,此举等同于承认第一次刺激计划失效了。方案中的一个提议是让资本投资能立即获得减税优惠。这早就应该纳入到长期公司税收改革,但是奥巴马提议,此举是为了让企业在2011年加大资本开支,为期仅为一年。

第六,作为奥巴马政府最强硬财政鹰派的预算主任彼得·奥斯泽格——起码在加入奥巴马政府前是这样的,已经辞职了(取而代之的是杰克·卢,曾任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的预算主任)。

那么谁将能告诉奥巴马,通过堆高财政赤字和债务来为大幅扩张的支出买单是不利的经济决策,由此引发的支出可能比收到的利益更多,谁能呢?在2009年2月宣传推行昂贵低效的刺激法案的那个感情溢于言表的拉拉队长肯定不能。那个法案下的社会工程以及政治拨款肯定不适合解决衰退中私有就业领域的急剧收缩。内阁中依靠现实经验的商业男女肯定也不能。奥巴马政府中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这一点。

我们只能希望这次关于收缩赤字的言论能得到实现。选民有办法让官员们为自己的言语负责。不然,政治领导人就不会有勇气大刀阔斧。幸运的是,美国选民似乎比政客们看得更远。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