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0

让历史来评判俄罗斯革命

俄罗斯即将迎来很多的周年纪念日。这个月有1917年十月革命90周年纪念以及勃列日涅夫逝世25周年。而下个月将迎来苏联解体15周年。然而,只有在理解了第一起事件后,我们才能理解其他的事件。

对于十月革命一直以来都存在各种不同的评论。俄罗斯哲学家Ivan Shmelev称它为“俄罗斯伟大的悸动”。而Vasily Rozanov称之为“俄罗斯的大屠杀”。无数的作家认为它是一场破坏了历史的进程并且毁灭了俄罗斯最优秀的儿女的悲剧。

但是也有很多人为十月革命辩护,他们认为十月革命标志着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开始,让那些饱受奴役和压迫的人从此获得了自由,它拯救了俄罗斯和欧洲,并且给亚洲和非洲的人民带去了希望。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存在什么阴谋,这是一场完全因为强大的内在逻辑而使工人、农民以及代表他们意志的布尔什维克党最终掌握权力的伟大的社会变革。

对于绝大部分在苏维埃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俄罗斯人来说,这两种观点都有其真实性,但是对十月革命和20世纪苏联社会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持极端激进的批评观点则并没有反映真实情况。这场革命对于许多人来说不仅仅是历史,它还是他们生活和意识的一部分。当然,这并不是要为那些拒绝听取对我们国家的过去进行合理分析的人作开脱,但是俄罗斯人不会接受那些夸夸其谈。

几乎从俄罗斯革命一开始就不断有人在研究这场革命,并且国内和国外都有人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是,即便是在今天,我们依然还远远没有理解在1917年以及苏维埃执政的最初几年中所发生的许多重要的因素、关联事件、动机、原因和后果。历史上很少有哪些事件对它们的解释和分析会产生如此多的观点和理论——或者说如此多的歪曲,其中既有幼稚也有故意为之的篡改。

布尔什维克和他们的反对者都参与进了这些歪曲中,隐瞒、扭曲以及捏造事实和情况,不管是对斯大林或托洛斯基在革命中所扮演的真实角色还是农民和哥萨克的行为都是如此。数以千计的人的姓名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人们的事迹被“搬到”了别人的头上,而党、派别、民族运动和阶级的性质、动机和活动被扭曲了。

革命和它的领导人被偶像化了,经过篡改的事迹和传记被炮制了出来。事件的真实进程被简单化和“直线化”了,使革命的每一步都被编造成是前一步的自然延续。没有人谈论领导人的错误、疑惑、犹豫不决和无知。没人能够看到最最重要的档案,还有一些文件被销毁了。

情况在1988-1991年间发生了变化,从那时起苏联和俄罗斯革命的历史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苏联和共产党的倒台为历史学家揭开了新的视野——并且几乎所有的档案材料。与苏维埃开始执政的最初年月相关的浩如烟海的文件资料和其他资源现在都可供查阅和分析。

今天,不管人们如何评价普京的执政之道,我们不会再受到政治和严格的意识形态的审查。尽管今天俄罗斯新的政治现实正在创造它自己的秘密和歪曲,但是这并没有延续到历史学家的工作中。所以迄今尚没有出现的有关俄罗斯革命的公正的历史以后也许会被书写出来。

普京很少谈起俄罗斯二十世纪的历史问题,一次他在被直接问到有关他对1917年所发生的事件的观点时,他回答说他认为这是“这个国家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所作出的自然反应”。当他在访问巴黎附近的俄罗斯公墓时——那里埋葬着许多“白军”的中心人物和俄罗斯的移民,普京为俄罗斯诗人Ivan Bunin和法国抵抗运动的英雄Vika Obolenskaya的坟墓献上了花环。

普京还在“白军”将领和官员的共同墓碑前停留。“我们都是同一个母亲——俄罗斯的儿女,”普京说,“现在是我们大家团结起来的时候了。”一位“白军”将领Andrey Denikin的遗骸最近被运回了莫斯科,另一位“白军”将领Vladimir Karpel的遗骸被运回了伊尔库茨克。

领导白军力量推翻布尔什维克的Alexander Kolchak元帅的纪念碑被竖立在了伊尔库茨克,而莫斯科则竖起了尼古拉二世的纪念碑。事实上,东正教把尼古拉二世尊为圣人。这是朝国家和民族团结迈出的步伐,而不是为了报复或分裂俄罗斯。今天,我们有着很好的条件去平心静气并且不偏不倚地检查俄罗斯自1917年革命至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的那段停滞不前的岁月之间的历史。这是一个历史学家必须抓住的大好时期。

  • Contact us to secure rights

     

  •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