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0, 2014
0

危机中的跨国银行业务

伦敦——欧元区危机的威力终于显现出来了。我们已经投下了最重的赌注。各国政府和金融机构竭尽全力,试图在极其紧张的政治和经济约束中拿出一举解决问题的方案。方案的设计还有相当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如何实施便是一项重大挑战。

现在,欧元区领导人必须不仅要捍卫单一货币,而且还要捍卫欧洲金融一体化所带来的好处。世界上没有哪个地区比欧洲从跨国银行业务中获得更多的好处,如今,这些成就陷入了危机,各大欧洲银行集团本身也随之岌岌可危。

跨国银行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来自因主权债务质量下降和增长前景转坏而恶化的资产负债表,也来自政策应对本身。眼下,人们已经接受了欧洲银行需要大笔新资本这一事实。但是,尽管新的欧洲银行监管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当机立断,出台并协调所需要的措施,欧洲方案仍然需要将全欧洲的外国银行支行网络纳入考虑范围。

动员对欧洲银行的支持力量绝非易事;而将其扩展到所有支行就更加困难了。但是,与让全欧洲银行暴露于主权债务风险之下这一欠妥考虑相比,通过外国支行进行跨国银行业务对投资者、家庭和东道国均有利,其中获益最大的是目前仍为欧元区最大出口市场的中欧和东欧。

对于核心欧元区银行来说,中东欧地区能带来超常回报,并已将其纳入经营范围。在新兴欧洲,外国银行支行有助于建设更加稳定的金融体系,也有助于本国收入水平迅速向欧洲平均水平看齐。

2008年全球危机爆发时,我们还没有保护跨国银行业务网的监管框架,因此暴露出了极大的脆弱性,比如杠杆率过高和外汇风险。此后,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资产负债表已有所强化,融资模式也有所调整。在采取欧洲层面的制度改革——特别是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European Systemic Risk Board)和欧洲银行监管局的创设——的同时,支行东道国的监管和监督也在加强。

有的措施可能会增加融资成本,但同时也降低了银行经营的风险。总的来看是利大于弊。

尽管如此,今日的金融稳定性威胁比2008年更大,因为西欧各国政府支持银行体系的能力显然已经达到了极限。外国银行支行因其母国危机深化而成为孤儿将损害新兴欧洲银行体系的信心,从而引发资产价格下跌和信用急剧紧缩。最终,西欧银行也将受到影响,因为它们与新兴欧洲有着千丝万缕的金融和真实联系。

2008年,我们曾与这样的可怕情景擦肩而过,这要归功于政策干预,包括在所谓的“维也纳倡议”(Vienna Initiative,参与者包括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其他机构)框架下的政策协调。如今,我们迫切需要新的维也纳倡议来确保金融一体化成就不会倒退。各大银行母国和东道国当局必须精诚合作。

与维也纳倡议相同,“维也纳2.0”将要求所有相关方作出承诺。当局提出了更高的资本要求,作为回应,各大银行将选择是筹集更多资本还是出售更多资产,在此过程中,银行必须考虑其支行在多个国家的重要作用。对许多银行来说,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它们的外国支行是重要的价值创造者,也是业务模式的关键部分。不过,对某些银行来说,外国支行相对于总行来说规模较小,战略地位也较低。

母国也应该有所贡献。在欧元区内部,任何资本重组、担保和其他总行所获得的资金应该以同样规模提供给外国支行。任何用来换取资本支持的重组都应该考虑银行集团的跨国性质,不能歧视海外支行。

外国支行的东道国则必须给总行吃定心丸——本国金融监管不会朝令夕改。最近有一些关于金融业税收政策和外汇贷款负担再分配政策的突然变动(往往颇为激进)大大恶化了资本缓冲,也影响到了信用和经济增长的复苏。

所有这些都需要协调。欧洲银行监管局迎来了立威良机。它必须确保国家利益不会妨碍跨国银行集团的一体性。最终,我们需要一个泛欧洲的存款保险和银行问题解决机构来接管和重组倒闭的银行。

正如欧元区为其成员国带来了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当前的危机正在造成极大的附带伤害风险,其影响远超国界线。任何可持续的危及解决方案都必须确保银行集团的一体性,尊重这些银行母国和东道国的利益。说到底,如今真正陷入危机的是跨国银行业务。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