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5,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刚果无休止的战争

哈拉雷-一段时间以前,联合国难民机构首脑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提及到 刚果民主共和国时说:“因为外部世界没有人感觉受到了威胁,所以国际社会并没有真正对刚果问题加以注意。”

现在情形已经发生了变化:当前,刚果的东部省份北基伍省(North Kivu)几乎天天都上头条新闻了。去年八月,北基伍省的省会城市戈马(Goma)北部的战争再度燃起,引起了一个看不到结局的人道主义危机。

和在2002年名义上结束的八年内战(当时刚果仍然叫扎伊尔)一样,当前的战争涉及许多不同的当地群体:不仅有反对忠于图西族劳伦·坤达(Laurent Nkunda)将军的武装分子的刚果政府军队,而且还有对20世纪90年代的卢旺达种族屠杀负有责任的卢旺达胡图族叛军,以及以“马伊-马伊”民兵知名的丛林军队。“局面一片混乱,”一位刚果朋友告诉我。

跟往常一样,战争主要的受害者是困在战火中的平民。新的战争,在名为“戈马协定”(Goma Agreement)的充满希望的和平倡议之后的八个月内,再次开始,这意味着更多的平民死亡,以及刚果东部恢复正常状态的希望更加渺茫。

然而,即使在战争不那么激烈的时候,刚果也经受着战争间接影响的荼毒。由国际救援委员会(IRC)进行并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死亡率调查显示,这一冲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上最致命的危机:在过去十年中,大约有540万人因为战争及其延迟效应死亡。今天,有25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几乎有一半的人处在叛乱分子控制的区域,没有获取救助的任何途径。这些人需要食物和住所,干净的饮用水以及厕所,医疗护理和教育。他们中的妇女和女孩也需要保护,以免于性暴力的侵害——当家人 被迫转移时,它会突然发生。

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是从一个人道主义救援机构的观点来看,只要有接近他们的途径,需要帮助的平民处在谁的领土上并不重要。那些在刚果已经待了几年的救援人员,特别是像我所在的国际救援委员会这样的团体,必须和冲突各方合作,因为到处都是需要帮助的平民。但是,救援机构需要进行救援的途径。

为了向平民人口提供保护,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拥有联合国安理会进行完全干预的特别授权。所以,当武装分子用枪口阻止救援人员救援,而且救援人员不能通过谈话使事情取得进展的时候,人道主义机构自然会求助于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要求保证其救援通道。

人道主义工作者不是军事战略家,所以他们无法判断部署什么样的和多少维和人员是适当的。但是,在当地工作的救援机构具有维和人员在场带来的影响的一手经验,并且我们可以有权说,对救援人员的保护有时候是非常不够,以至于他们的人身安全处在危险之中。

事实上,在去年十月份争夺北部城镇鲁丘鲁(Rutshuru)控制权的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驻扎在那里的国际救援委员会团队决定暂时撤出,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国际救援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救援机构一起组成了一个卫队,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提供了武装交通工具来保护这个卫队。但是,当武装分子在路上拦住卫队的时候,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中的乌拉圭维和人员就调转方向消失了,让救援人员听天由命。

接下来就是武装分子对救援人员长达数小时的折磨,羞辱,用点燃的手榴弹进行的威胁,对着我们一个同事的脚的开枪射击,以及对国际救援委员会所在地的抢劫和掠夺。最后,来自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维和人员中的另一个团体——来自印度的维和人员——来进行了营救,并用直升机帮助救援人员撤出。

保护现在正在进行中的人道主义努力,对北基伍省(North Kivu)流离失所的刚果人纯粹的肉体存活下去至关重要,但是,唯一持久的解决办法是可能和“戈马协定”路线一致的和平协定后的停火。

荒谬的是,当前的战斗和其导致的大量难民有助于引起人们对危机的注意。人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不但用它来作为加强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的契机,而且,更重要的是,利用现存的可以支持武装分子和政府让冲突各方回到谈判桌上的一切途径。电视上播放的战争造成的灾难,以及可以用特写镜头观察到残缺,可以并且也必须加以阻止,以免——像在刚果经常发生的那样——危机从新闻报道头版消失了,但是杀戮却以世人看不见的方式在继续。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