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中国的周边烦心事

北京——中国的“好邻居”政策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事实上,中国周边形势正处在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潮。最近,中国与邻国一再发生摩擦。

从与越南和菲律宾的南中国海领海之争,到与缅甸和泰国的紧张局势,曾经良好甚至可谓友善的邻邦关系急转直下。缅甸决定搁置中国支持的密松大坝项目,令中国大为震惊。此外,10月,13名中国船员在湄公河遇害,此事件不啻当头一击,中国向来稳固的南部边境——已有近20年时间没有发生任何麻烦——现在似乎成了对中国敌意最深的邻邦。

中国民众和政府对湄公河杀戮事件尤为震惊,这似乎再一次证明,尽管中国的全球地位已经今非昔比,但其政府在保护公民免遭海外屠戮方面依然无能。结果产生了两大引人注目的问题:为什么邻国不把中国的利益放在眼里?为什么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当局在保障中国人民海外人身安全和商业利益方面却越来越无能?

中国民众对这些问题的焦虑左右着中国的政策氛围。随着卡扎菲在利比亚的倒台,中国公司损失了大约200亿美元的投资,而利比亚新政府已经暗示,这笔损失无法弥补。许多中国人对政府决定从利比亚撤侨的决定感到十分不满,他们更愿意留在利比亚,为保护中国商业资产做更大努力。

与此类似,随后中国政府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大逆转,承认了国家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政府,国内一片哗然。毕竟,在北约干预之初,中国曾下了很大的政治血本反对北约的空袭,然而到了最后,却又支持在北约帮助下夺得政权的反对派。中国外交的功利主义和唯利是图尽显无疑。

由于中国实力部署能力有限,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利比亚是个遥远的国度。因此强调恢复中国的商业利益即使得不到完全的理解,也可以被勉强接受。但缅甸和其他湄公河流域国家被认为是中国的“好邻居”,且完全在中国实力覆盖范围之内,因此公众对中国利益在这些地区受到威胁十分愤怒。

这些利益包括一条连接缅甸和昆明的新输油管道。此外,中国还在从事不少“连接”工程——即高速公路和铁路网络——以提振中国和东盟国家的经济和社会联系。现在,密松事件和湄公河事件给这些项目蒙上了一层阴影,激发了人们对产生连锁反应的担忧——中国20年来促进地区一体化的努力可能因此付诸东流。

显然,缅甸新政府不愿意激化已然不安定的边境地区的情绪——叛军集团正在利用密松大坝项目召集新的支持者。新政府试图与缅甸动荡地区的政治势力分享权力从而削弱地方军阀,这显然也是叫停大坝建设的原因之一。

而对大坝的中国投资者而言,他们太过依赖两国双边联系的深度,低估了该项目的政治风险。他们的行为也反映了政府重商主义的隐性担保,以及中国国有企业——大部分中国海外投资都由国企经手——的目中无人。他们认为政府会为他们兜底——万一失败必会出手救援——因此态度颇为傲慢。

湄公河事件则体现出另一大严峻现实。湄公河流经五个国家,向来以贩毒、赌博、走私等跨国犯罪的温床著称。中国经济的繁荣使得其与湄公河流域的地下经济有了越来越多的互动。13名中国船员遇害便与这一趋势有关。但中国避免类似悲剧再现的最好方式不是展示实力,而是促进更大的多边合作,打击湄公河流域的跨国犯罪。

密松大坝和湄公河事件凸显了中国与其南方邻国关系的急转直下。中国的好邻居政策正把中国外交导向一个未知领域。

事实上,除非中国开始提供必须的公共品——不仅包括商业,还包括基于法治精神、尊重人权和地区经济增长的成熟完善的地区治理——否则其邻国是不会真心实意地位中国利益着想的。否则的话,像密松事件和湄公河事件这样的决裂还会再次发生,加深中国的孤立感和恐惧感。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