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 2014
0

各怀心事的峰会

墨西哥城—美洲峰会是这样一件事:大约每三年来一次,巴西以南和以北诸国领导人集合在一起,没完没了地举行演讲,最后一无所获。但这个由美国总统克林顿于1994年创办这一峰会还是有点用的,那就是把主要问题摆上桌面来讨论。

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这一想法由老布什总统于1990年提出,但在2005年的阿根廷马德普拉塔美洲峰会上谈崩了。出于对老布什之子、美国总统小布什的愤慨,委内瑞拉总理查韦斯率领数千反美游行者反对这一协定。

于是,美洲峰会就成了美国-拉美关系的风向标,尽管这个风向标有时并不怎么灵验。

今年的峰会将于4月中旬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举行,会议还没开始,争吵倒是已经展开了。两大传统热点问题将主导峰会的讨论:古巴问题和毒品问题。

古巴从未被邀请参加美洲峰会,因为美洲峰会只对美洲国家组织(OAS)成员国和民选产生总统的国家开放(但1998年参会的秘鲁总统藤森曾于1992年通过一场“自动政变”(auto-coup)中止了该国宪法)。

2月,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宣布,如果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不能获邀参会,ALBA国家(古巴、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和一些加勒比岛国)也不会与会。显然,这可能引起美国、加拿大和其他一些国家反对科雷亚的参会。

一些拉美领导人和评论家建议美国总统奥巴马不要因卡斯特罗的露面而拒绝参会并以此作为对古巴扼杀民主的抗议。奥巴马并没有上钩:和劳尔·卡斯特罗合影和公开讨论绝不是面临连任竞选的美国总统的上策。

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试图用探明古巴是否真的渴望获邀来平息这一问题。他派外交部长前往哈瓦那探听虚实,结果得到了出人意料的回答:古巴确实希望参会,尽管该国曾在2009年拒绝了重回OAS的邀请。

对桑托斯来说,显而易见的是,如果科斯特罗参会,那么卡塔赫纳峰会将不会有奥巴马和加拿大总理哈珀,可能还包括其他几个国家的首脑。另一方面,如果卡斯特罗真的没有前来,那么一些ALBA国家,包括两个哥伦比亚希望改善关系的邻国(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可能也不会来了。

最后,桑托斯与几位前任美洲峰会东道主一样别无选择,只能以个人名义告诉古巴他们不受欢迎,因为“关于他们参会的问题,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尽管人们都在大谈拉丁美洲的独立性和古巴最近的改革,但大部分国家在面临选古巴还是选美国的问题是都会倒向后者。事实上,即使是该地区本应是古巴盟友的国家,也会保持克制,不会让桑托斯邀请卡斯特罗。

因此,卡斯特罗不会参会,而奥巴马会,而ALBA领导人则两说。与会者将试图保证古巴能获得2015年下一次峰会的邀请,但到底会发生什么很难说。如今,古巴仍是拉美的异类。

既然奥巴马将会出席,其他领导人不会放过与他分享自己对于越来越热的“毒品战败”话题的观点的机会。这一反毒品计划最初由美国总统尼克松于1971年发起。新上任的危地马拉总统莫利纳和桑托斯及其他一些国家的首脑一起质疑现行的惩罚禁止办法,因为这样做成本太大而收效甚微,他们提出了不同的策略:合法化。

数周前,奥巴马派副总统拜登前往墨西哥和中美洲阻止这一趋势,或许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承销。但是,尽管历史上只有少数政治领导人和知识分子支持合法化,时至今日,在毒品问题上,大量官员正在“出柜”——以前反对合法化者现在认为这一问题值得讨论;即使仍然反对合法化,也大多是出于道德考虑,而不是出于道理和理性。

但奥巴马的优先考虑项并不在此。外交政策挑战是次于美国经济健康及其对其连任影响的第二等问题(伊朗核浓缩项目及以色列对此的反应除外)。拉美眼下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即使墨西哥亦不例外。

不过,奥巴马还是会如期前往卡塔赫纳的。如今,美国已经学乖了——与南面的邻居搞好关系符合其自身利益。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