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12的危险

加尔各答——许多美国人都会铭记2011年这一年,因为在这一年里许多曾经乐观的美国人都开始放弃了希望。肯尼迪总统曾经说过水涨船高这句话。但是现如今,在不断缩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美国人不仅开始看到了那些拥有较高桅杆的人们可以爬得更高,而且还看到了那些较小的船只最终被浪花拍打地粉碎。

当经济确实在增长的短暂时期里,上百万的美国人相信他们可能会有一次公平的机会去实现“美国梦想”。但现如今,这种梦想也随之减弱。到了2011年,那些在2008年或者2009年失业的人们,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失业保险也已经到期。报纸的头条刊登着各种各样的新的就业信息,但这仍然满足不了那些即将步入劳动市场的年轻人的就业需要。这些消息对那些想要再次获得就业机会的50岁左右的人们来意义并不是很大。

事实上,那些认为自己只是短暂失业几个月的中年人现在已经意识到了他们实际上已经处于长期失业的状态。刚刚毕业的年轻大学生,身上还背负着上万美元的教育贷款,却根本找不到工作。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只好搬到朋友或者亲戚家一起住。在房地产业繁荣时期购买的房子有的仍然在市场上等待出售,而有的已经亏本卖出。超过700万的美国家庭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房子。

在欧洲,过去十年经济繁荣时期里隐藏着的最脆弱的部分现在也已经暴露了出来。希腊和一些主要国家的政府致力于紧缩政策,随之引起的动荡从去年开始就产生了巨大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蔓延到了意大利。自从积极危机爆发以来,西班牙的失业率一直处在20%左右,随着副作用的蔓延,这一数字甚至在不断上涨。欧元的瓦解,这一无法想象的事情似乎也有了成为事实的可能性。

今年的情况注定会变得更糟。当然,美国很有可能解决其政治难题,最终采取所必需的刺激手段,使失业率下降到6%到7%(经济危机前的失业率是4%到5%,但在这一时期,这是不敢奢望的数字)。但是,就像欧洲明白仅仅依靠紧缩政策是无法解决问题一样,美国采取这种手段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相反,紧缩政策仅仅会加剧经济衰退。经济得不到增涨,债务危机,以及欧元危机只会变得越发严重。随着2007年房价泡沫破裂所引发的时间持续长久的危机和其所带来的经济萧条仍会继续。

再者,主要的新兴市场国家,成功地避开了2008年和2009年的金融风暴,也同样可能不会插手解决即将来临的问题。巴西的经济增长已经搁浅,这使得其拉丁美洲的邻邦国家平添了几分忧虑。

与此同时,一些长期的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问些,以及在世界大多数国家中日益增长的不平等问题仍旧没有得到解决。一些问题甚至变得更加难以解决。例如,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使工资下降,增加了贫困人群。

解决这些长期问题实际上会有助于解决一些短期问题,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增加在全球变暖问题上的投资,不断变化经济模式,会有助于活跃经济,刺激经济增长,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增加累进所得税,有效地将财富从高收入人群到中等收入人群再到低收入人群进行重新分配,同时通过促进整体需求降低不公平性,增加了就业率。对高收入人群收取更多的所得税可以产生收入,用来资助所需的公共投资,同样也为那些包括失业人口在内的底层人民提供一些社会保障。

甚至不需要进一步扩大财政赤字,这种在税收和开支方面的“平衡预算”也会降低失业率,增加出口量。但是,有人担心大西洋两岸的政治和思想意识,尤其是美国方面,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对赤字的依赖会导致社会开支的削减,从而使不公平性问题恶化。同样地,供应方经济体具有长久的吸引力,尽管有很多证据反驳这一观点(尤其是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时期),这会阻止向高收入人群征得更多的税收。

甚至在经济危机爆发以前,就存在着对经济力量进行重新平衡的趋势。这种平衡事实上是对200年来历史的反常行为的一种纠正。期间,亚洲地区在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份额下降了近50%,曾经一度不到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10%。可以看到,目前整个亚洲和一些新兴国家正在致力于增长国家的实际经济实力,这和西方国家误导民众的政策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这些政策被思想体系和既定的利益驱使着,这些政策反映出的是一种不求增长的坚定态度。

结果是,全球经济重新平衡很有可能会加剧政治紧张局面,导致了这场几乎不可避免的政治紧张局面。伴随着全球经济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倘若在未来的十二个月里,这些紧张的压力没有开始显现出来,那么我们无疑是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