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Rio+20身负重任

内罗毕—距离Rio+20地球峰会召开只有几周时间了,许多人在猜测有多少世界领导人会出席,在关键日程——创造“绿色经济”、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框架”——方面会形成何种协议。

The term “green economy” was coined years ago – even prior to the first Earth Summit in 1992 – to provide a new lens through which to examine the links between economics and sustainability.

 “绿色经济”一词提出已经很多年了——甚至要早于1992年首届地球峰会——本意是为了提供考察经济和可持续性之间联系的新视角。但在气候变化已成现实、商品价格节节攀升、清洁空气、可耕土地和清洁水源日渐稀缺的世界中,绿色经济一词被赋予了新的含义。新的科学成果——包括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即将发布的全球环境展望第五版(Global Environment Outlook-5)——正在确认20年前Rio 20所发现的问题。

不难理解,那些投资于以19和20世纪模式为基础的经济模式和生产程序之人或许会对范式改变大为紧张。但同样感到紧张的还有某些公民社会阶层,他们担心向绿色经济的转型会对穷人形成负面冲击,让他们陷入更大的危险和脆弱性之中。

也有人之一市场办法来推动可持续性的效率,因为市场不可能提供最优的社会和环境结果。只有好的制度——包括监管和法律——可以达到这一目标。

我们完全赞成。2008年爆发并至今仍在众多国家肆虐的的食品、燃料和金融方面的系统性危机的根源在于忽略自然价值和生活支持服务的经济范式。最新发布的报告《走向绿色经济: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之道》(Towards a Green Economy: Pathways t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Poverty Eradication)现实,现有的市场经济导致了资本前所未有的配置失当。

事实上,市场的大失败随处可见——比如碳排放、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功能等——并在加剧环境风险和生态稀缺,破坏人类福利和社会公平。这就是为什么Rio+20的把治理与制度联系起来与向绿色经济转型同样重要:市场是一种人造结构,要求规则和制度指导方向并规定边界。

批评者的以大胆又是向绿色经济转型免不了会将自然货币化,将全世界的森林、清洁水和渔场暴露在银行家和贸易家的逐利行为之下,而正是后两者的缺陷引发了过去四年来的金融和经济动荡。但这个问题到底是给自然标价(monetize),还是为自然估值(value)?

事实是,自然已经在买卖了,人们以远不能代表其真实价值极低的价格开采和销售着自然,穷人受害尤甚。在很大程度上讲,这反映了监管和制度缺失的市场不能体现自然每天向我们提供的价值——这正是联合国环境开发署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经济学G8+5工程所强调的。

从极现实的角度讲,地球的未来掌握在Rio手中。如果不能形成现实、持续的办法在系统水平上修正当前的经济思想,按现有变化规模和节奏,地球将很快越过临界值,可持续发展将化为南柯一梦。尽管多边主义是是一个缓慢而痛苦的培养共识过程,但有些问题实在太大,无法在一国的框架内解决。

比如,为什么世界要追求一种依靠侵蚀地球生命支持系统基础的经济增长范式?财富可以被重新定义和界定,从而将获得基本商品和服务——包括清洁空气、稳定气候、清洁水源等自然免费提供之物——包括进来?将人类发展、环境可持续、社会公平置于与GDP增长同样重要位置的时机难道还没有到吗?

环顾全球,警示灯仍然只是黄灯,红灯还没有亮起。但我们知道,新技术和创新正在推动能源生产、食品和清洁水市场以及如今正日渐稀缺和宝贵的基本生态服务的变革。

Rio+20是共享知识和经验、促进向更绿色、资源效率更高的经济转型的时刻,一次启动个层面能力开发、让我们的经济增长和就业引擎不再耗尽我们的资源、创造拖累未来增长和人类健康的新负债的良机。

未来的挑战将是协调新出现的经济现实和产生平衡、普惠的绿色经济所需要的社会价值观和道德观。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话说,这是“我们都渴望的未来”。这是Rio+20世界领导人界定性的果断领导可以许给我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