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各让一步

芝加哥——

在未来的几年内,随着工业化国家艰难地修复家庭和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以及新兴市场国家摆脱对工业化国家需求的依赖,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很可能是缓慢的。 随着这种“大衰退”后的清理工作继续进行,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将来全球需求将会来自非洲、中国、印度数以亿计的消费者。但是激活这种需求尚需时日,因为新兴市场国家的消费者无力购买当前世界各地为工业化国家消费者生产的产品,尤其是那些较贫困的新兴市场国家的消费者。

如果我们想要着眼于这些数以亿计的新消费者,而不是数千万收入水平等同于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的消费者,那么我们必须认识到,许多新兴市场的消费者的收入比发达国家消费者要低许多,而且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是十分迥异的。他们的需求与发达国家消费者不同,而世界各国的生产商此前一直忽视这种需求。

但是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生产商把目标瞄准那些也许收入水平稍高于收入金字塔低端、可人数却接近收入最低人群的消费群体。

例如,一家名为“高德”的印度公司正生产一种以贫困村民为消费目标的创新性冰箱。农村的妇女常常被迫要在一天内多次烧菜,因为她们在早上准备的食物很快会在高温的环境中变质。她们想要冷藏未吃完的食物,这样能减少浪费,也不必再次烧菜。不幸的是,印度农村的电力就算在有供应的情况下也是断断续续的,以压缩机为运转部件的电冰箱耗费大量的电能,因此这对村民来说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高德公司的工程师们观察到,如果村民使用冰箱的目的仅仅为了防止食物变质,而不需要用冰箱来制造冰块,那么一个冰箱只要能冷却到几摄氏度就够用了。这种冰箱只需安装耗能少的风扇就行了,无需安装压缩机。而冰箱的风扇可使用电池,不需要依赖电网。

这种节约型产品可以在新兴市场创造巨大的新消费需求。发达世界的企业正注意到这一点。例如,通用电气公司正削减其医疗器械的功能,使其专门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偏远乡村诊所。“刚刚好的”功能使消费者能买得起这种医疗器械,而与此同时,器械的质量没有下降。

在未来的10年中,发展中国家这一类的需求增长将会弥补发达国家需求的缓慢增长。但是这个过程不可操之过急。不幸的是,由于发达国家的失业率很高,这些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们想要采取行动——任何行动——来快速提高经济增长率。然而,他们采取的过度政策会危急世界需求的转型过程。

想想美联储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吧。很明显,美联储的目的是要提高债券的价格,希望更低的长期利率能促使公司进行投资。此外,美联储也希望更低的长期利率能抬高资产价格,让家庭获得更多的财富以及更大的消费动力。最后一点,美联储希望通过向外界展示愿意印刷纸币的意愿来提高通胀预期值。

即使市场似乎期待大幅的量化宽松,但是美国的企业投资仍旧没有回升。而美国的家庭似乎不愿再像过去那样大手大脚,不管他们认为自己多富有。

然而,美联储成功地提高了美国的通胀预期值。美联储宣布购买债券来抑制利率的结果是,投资者认为继续持有美元资产不能带来足够的收益率,这可能是美国抑制贬值的原因之一。

新兴市场国家对此担忧,因为它们相信美联储的偏激政策将不能扩大美国的内需。相反,这会让世界需求流向美国生产商,就像直接汇率干预的效果一样。换句话说,与在货币市场销售美元相比,量化宽松似乎也能有效地达到让美元贬值的目的。

由于知道内需增长尚需时日,因此新兴市场国家不愿冒出口崩溃的风险,让本国货币过快地对美元升值。它们通过对汇率的干预和资本控制来遏制货币升值。如此一来,新兴市场国家的需求不会平稳地增长。相反,世界金融市场和房市可能会出现过剩流动性和新生的资产泡沫,由此经济增长会受到阻碍,甚至是摧毁。

在当前各国的货币摊牌中,谁会先让步呢?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可以声称,国内的失业率很高,因此它有权采取政策来推动经济增长,即使新兴市场国家会因此受害。反过来,新兴市场国家可以声称,哪怕最贫穷的美国家庭也比它们国家的普通家庭要优越许多。

双方不应该辩论谁的理由充分,而应该相互妥协——双方同时各让一步。美国需要撤回过度的货币政策,转而集中精力修复自身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作为回应,发展中国家应该允许汇率平稳上升,以此来拉动内需。希望G20能达成这种常识性的妥协,这个要求过分吗?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