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1

阿富汗的落幕幻象

斯托克霍姆—在最近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访问中,一件令我不得不关注的事情是国际社会越来越频繁的“结束”阿富汗的声音。但阿富汗的结束是危险的幻象:阿富汗大戏不会终结,历史也不会终结。唯一会终结的东西是世界对阿富汗的关注和参与,而这将导致灾难性后果。

国际社会纷纷将目光投向了2014年,即将国家安全责任从国际部队转交给阿富汗政府的完成期限。这一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根据计划和现有时间表,没有理由认为这一过程会没完没了地进行下去,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结束。

我认为,2014年的阿富汗将面临另一个远为关键的挑战:选举新总统。在阿富汗,多股势力——公开的或隐藏的,宪政的或传统的——都在觊觎总统宝座,总统大选很可能将成为决定阿富汗未来的大混战。

在2009年的总统选举中,卡尔扎伊成功连任。这次选举充满了争议,不管是阿富汗政治制度还是国际社会,都没有将它视为成功。2014年的总统之争与塔利班的未来角色之争一起,可能会让分裂局面死灰复燃,将阿富汗推向内战的边缘,喀布尔的技术官僚将受到复起的北方联盟和更广的“普什图公约”两面挤压。

当然,果真如此,阿富汗将遭遇一场灾难。但其后果还远不限于此。我们不能忽略这一情形给巴基斯坦带来的危险。在巴基斯坦,新一轮圣战呼声和动员可能会将建设稳定安全之国的希望毁于一旦。我们必须吸取20世纪80年代的教训:无知是祸不是福。

那么,眼下国际社会应该作何打算?

首先,我们必须关注最重要的事情——向阿富汗各部分都能接受并视为合法的后卡尔扎伊体系过渡。其中最主要的方面是尽可能地让总统大选自由公正,其中,联合国的作用将是关键。此外,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建立广泛的民族共识,形成游戏规则。如果卡尔扎伊可以在任满后保证有序过渡,让其任上所获得成就不致于人走茶凉灰飞烟灭,则可谓善莫大焉。

其次,我们必须鼓励真正能够防止阿富汗沦为灾难性的傀儡战争战场的地区对话。在这个问题上,关键在于沟通巴基斯坦政府和北方联盟力量。巴基斯坦必须竭尽所能让人相信它不会暗地里与塔利班勾结玩猫腻——当然,是在假设其没有这样的打算的基础上。

同样重要的是,巴基斯坦和印度可以加入公开对话,以建立各自阿富汗问题政策的信任和透明度。如今,这样的对话几乎不存在,而印巴两国出于互不信任而进行的相互示威极有可能动摇它们脆弱的近邻。

最后,从历史、地理和文化考虑,伊朗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作用无法、也不应被忽视。

在未来几年中,没有理由表明西方关于阿富汗的战略目标应该做出重大变化。现在的关键是正确认识我们的优先考虑事项。确保有序的政治过渡并鼓励深入广泛的地区对话应该成为阿富汗问题国际日程的重中之重。这不仅是因为这些目标本身就很重要,也因为它们是创造阿富汗众多派别和塔利班之间的合理和谈框架的核心。

如今,有人认为大面积涉入阿富汗是一个错误。但是,以史为镜我们可以看到,更大的错误是放弃这个国家。

阿富汗是中亚和南亚的连接点,这里的失序将同时威胁到中亚和南亚。此外,世界——不仅是西方世界,也包括俄罗斯和中国——也将面临全球性的毒品、军火和恐怖行动扩散的危险。

当务之急不是寻求自欺欺人的结局。阿富汗的章节还没有结束,我们仅仅是进入了新的一回。现在我们必须做的是为更加稳定的阿富汗、为在一个对全球稳定具有重大意义的地区的可持续的国际介入创造一个框架。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1)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