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驯服猛虎

布鲁塞尔-三年前,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因为承诺对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一个为斯里兰卡少数民族泰米尔族开创独立国家战斗了25年的游击组织——发动攻势,而被选为斯里兰卡总统。许多好心人将拉贾帕克萨的承诺看作是好战,而且,即使在斯里兰卡政府军向胜利挺进的时候,他们还强烈要求拉贾帕克萨和这个可能是世界上最狂热的恐怖组织(人们应该记住实际上是泰米尔猛虎组织发明了现代自杀式炸弹袭击)进行谈判。

幸运的是,比起局外人,拉贾帕克萨更多地听取了其饱受战争蹂躏的国民的意见,而且,曾经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军事上战胜南亚地区历史最长、规模最大、最富有的游击军队猛虎解放组织——现在似乎是唾手可得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猛虎解放组织遭受了一系列致命的打击。现在,它已经被逼到了一个狭小的区域,不再占据斯里兰卡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并且只能进行像最近用小型飞机轰炸首都科伦坡的税务局大楼这样无计划的军事噱头了。泰米尔猛虎解放组织已经有几千名武装人员逃跑了,一支叛乱军队也已经只剩下少数的狂热分子了。

但是,打击猛虎解放组织和寻求达成和平协议从来都不是非此即彼的。即使在猛虎解放组织成员杀人和绑架的时候,拉贾帕克萨总统的前任们仍然用了多年时间来进行毫无结果的谈判和寻求停火,然而在此期间,猛虎解放组织却依旧致力于分裂国家和要求进行民主社会都无法接受的政治和社会经济改革。因此,从军事上削弱猛虎组织始终是与斯里兰卡泰米尔人达成政治和解的必要条件。

现在,猛虎游击队已经陷入了困境,拉贾帕克萨能够顺理成章地为他们和普通的泰米尔人发出什么信息呢?猛虎解放组织的领导人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还有些人从事过犯罪行为。所以,他们没有多少放弃武力的动力。有些斯里兰卡人说,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的最好去处是监狱。是这样的,但是,政治中最佳的正义可能是社会公益的敌人。虽然猛虎解放组织再也不能破坏斯里兰卡的民主了,但是,战斗到直到猛虎解放组织最后一名游击队员战死,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结束这一冲突需要斯里兰卡政府的政治智慧和持续的军事坚定性。

斯里兰卡要取得持久的和平,虽然很困难,但是是可能的。最基本的是,斯里兰卡政府肯定要保证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的安全。但是,它不应该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提出和猛虎解放组织分享权力(和普通的泰米尔人则是另外一回事了)的提议。斯里兰卡是一个民主国家。作为对猛虎解放组织士兵放下武器和结束没有意义的破坏性战争的交换,斯里兰卡政府应该鼓励他们参政,但是他们参政的条件应该和其他斯里兰卡人参政的条件完全一样。

人们不应该低估重建饱受战争蹂躏的斯里兰卡北部地区和在全球陷入衰退的时候与泰米尔人达成和解的难度。在种族、部族以及宗教分化非常明显的国家,除非从一开始就明确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达成和解,否则,族群间的恨意极有可能爆发。任何泰米尔人认为会导致压制他们的权利和与主要民族僧伽罗族平等地位抱负的“胜利”,都会是短命的。所以,拉贾帕克萨必须为泰米尔人提出一个政治妥协,这样的妥协可能包括让泰米尔人担任一些内阁职务以及承诺振兴经济。

事实上,拉贾帕克萨政府以及人口占多数的僧伽罗族必须明白,获得持久和平所需的政治和经济改革是完全交织在一起的。一个改革不能在没有另一个改革的情况下取得成功。

 在政治层面上,斯里兰卡政府必须避免政治真空。虽然斯里兰卡重建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建立泰米尔人认为属于自己的民主制度,但是,在斯里兰卡北部地区快速建立有效的治理同样重要。斯里兰卡必须迅速恢复那里的秩序,绝对不能容忍抢劫和其他犯罪行为。

然而,对猛虎解放组织的胜利,不一定要排除某种保证泰米尔人有一些政治发言权的地方分权形式,只要这种地方自治的程度不至于破坏斯里兰卡的国家统一。不选择这样的政治妥协,就有可能使斯里兰卡回到猛虎解放组织长久以来所寻求的悲惨而血腥的分裂过程之中。

事实上,斯里兰卡应该不遗余力地让充满怀疑的泰米尔团体参加到即将到来的和平进程之中来。当然,让泰米尔人及其领导人了解民主政府的相互宽容和自律,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在泰米尔领导人作好行使权力的准备之前就将当地的权力移交给他们,可能是一个会带来潜在灾难性后果的错误。在斯里兰卡的东部省份,已经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在那里,以前的恐怖分子现在在通过投票箱而不是子弹来赢得胜利。

斯里兰卡的经济改革也必须毫不迟延地开始。斯里兰卡的经济必须开放——在自由经济改革似乎是声名狼藉的时候,要实现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要使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对他们在本国的将来怀有真正的希望,这样的开放是至关重要的。斯里兰卡的佛教传统以及与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老挝的历史联系,使其在将来很容易成为东盟的一员;斯里兰卡也应该努力加入东盟,并以此作为将其经济和更广大的地区联系起来的途径。

正是由于有近期重建波斯尼亚、哥伦比亚以及其他遭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不同经历,人们现在对斯里兰卡要做的包括重建措施的先后顺序在内的事情,有了更好的理解。这些努力显示,在开始重大的结构性改革之前,必须建立有效的法律体系和能够运转的国家机构。在这方面,斯里兰卡在几十年的战争中显示出来的维护其民主制度的能力,为人们对它充满希望提供了依据。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