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 2014
0

饥饿的丰收

        纽约–人们挨饿的原因根本不在于食品的匮乏。今年的大丰收使全世界有足够的食品,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却无力购买他们所需要的食品了。将于6月3日-5日在罗马召开的全球食品安全大会正是为了应对这个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即便在最近食品价格出现暴涨前,全世界估计也有10亿人常年挨饿,还有另外20亿人营养不良,也就是说有大约30亿人约占世界人口的一半处于食品不安全的状况,约占世界人口的一半。每天大约有18000名儿童因为营养不良所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而死亡。显然,最近食品价格的上涨会使更多的人面临沉重的食品压力。

        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为现有的食品援助计划注入资金,以应对越来越高的食品需求、消除进一步的社会动荡,并且确保农民能够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更多的农业投入以便用于下一个播种季节。但是,在我们因为越来越高的食品价格而产生的人道主义危机时,也不应该忽视在最近几十年来使食品安全受到破坏的更长期的问题。显然,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为食品安全制定“新政”。

        食品产量的大幅提升始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绿色革命,在这期间政府和国际组织为此提供了巨额的非赢利性支持,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些政策却让位于新的政策倾向。随着食品供应量增长的减缓,需求却出现持续增长,而这并不完全是人口的增长所造成的。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对肉类消费的越来越高的需求使得需要将更多的粮食用于动物饲料。

        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各国政府受到压力,要求推动出口以赚取外汇以及进口食品。但是食品不应当被看成仅仅是另一种商品,而各国政府应该制定恰当的政策、建造基础设施以及建立恰当的体制以确保在国家和地区层面的食品安全(这并不等同于完全自给自足)。

        问题在于在忽略食品安全问题以及它们经济中的生产部门达几十年之久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现在缺乏足够的财政能力以提高公共支出用于提高食品产量和农业生产力。此外,城市化的蔓延和其他非农业用地的增加减少了可以用于提高食品产量的耕地数量,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农业用地却被用来生产食品之外的其他商品,比如生物燃料。

        但是我们不应该匆忙地放弃生物燃料,尽管最近几年所实施的某些政策无疑非常糟糕。某些生物燃料比其他生物燃料更具成本效益并且更节能,而不同的生物燃料储备对于食品农业有着非常不同的机会成本(比如,糖的价格就基本上没有出现很大的上涨)。

        另一个问题是主宰农产品营销、生产和投资的跨国企业出现寡头化倾向,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小农和消费者,尤其是穷人,遭受损害。此外,随着政府支持的减少,农民常常因为代价过高而无法获得贷款。

        除此之外,最近几年证券化的提高、更便捷的网上交易和其他金融市场的发展使投机性投资愈演愈烈,尤其是商品期货和期权市场,包括那些影响食品价格的期货和期权市场。在美国次贷危机后金融市场上其他门类资产价格的下跌也许比供应量的短缺或造成食品价格长期缓慢上涨的其他因素能够更好地解释最近食品价格的暴涨。

        与此同时,富裕国家对农业的补贴和关税无疑影响了发展中国家的食品产量。但是减少农业补贴会造成食品价格的上升,至少在一开始会这样,而单单降低农业关税在没有配套政策的支持下并不一定能使发展中国家的食品产量出现上升。

        因此,一些呼吁推动食品安全的人士要求富裕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高额外的外国援助以及帮助它们提高食品产量以提高食品安全,作为对它们自己的农业补贴和把保护主义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的补偿。为了避免出现灾难,国际社会同时还必须努力应对上文提到的迫切的食品和种植需求,包括大幅增加预算以及向低收入的食品进口国提供更多的国际收支支持。

        最后,当世界各国的领导聚集在罗马时,国际社会必须对食品安全作出有意义的全球承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相互矛盾的政策所削弱。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