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洲“托宾税”分散注意力

开普敦——

最终,欧洲领导人公布了其解决欧元危机的机密计划。这个计划就是采用“托宾税”的一个版本,对金融交易征税。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士•托宾首次提出了这项税收。

时隔40年,如今欧洲委员会提议——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奇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支持——对所有金融交易征收周转税,比如对股票征收0.1%的税,对期货和信用违约互换等金融衍生品征收0.01%的税。如果全球甚至整个欧洲不征收该税,法国和德国将单独征收该税。鉴于萨科奇对该税喜爱有加,甚至有人说法国将单边征收该税。

但是确切地说,征收金融交易税将如何帮助治愈欧洲的疾病并不清楚。据欧洲委员会自己估计,即使整个欧盟都征收该税,这项税收一年只能融资约500亿欧元(657亿美元)。这与欧元区的债务和赤字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也远远不足以为欧洲永久的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融资,该机制打算融资5000亿欧元。

此外,欧洲委员会500亿欧元的估计肯定高估了预期收入。如果法国单边征收该税,股票和衍生品交易将迁移到法兰克福。如果该税只限于欧元区,交易将移到伦敦。如果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征收该税——鉴于英国的抵制,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设想——市场将迁移到纽约和新加坡。

欧洲领导人称,他们能够设立机制确保,无论交易在哪里进行,其居民都要交税。但是据称各银行都在发明新工具,让其客户躲过这项税收。你会下注哪一方——征税当局还是金融工程师?

如果目标是增加收入,征收托宾税就错了。实际上,托宾设计这项税收是为了解决一个截然不同的问题:货币市场过度动荡。托宾的提议是通过减少外汇交易,防止各国货币受到投机性攻击来提高汇率的稳定性。

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欧元区成员国并没有可供攻击的各自货币。作为货币联盟的成员,其汇率的稳定性相对较高——实际上要稳定得多。在当前形势下,许多欧洲国家都缺乏竞争力,较低的汇率正是欧洲所需。

欧洲领导人有时将托宾的逻辑从货币市场延伸到了金融市场。他们称,征收全面的交易税将减少金融动荡。

但是得出这样的结论缺乏依据。我们都知道征收交易税将减少交易。一些投资者将退出市场。但是是哪些投资者呢?是随大流的机会主义投机者还是反其道而行之促进动荡市场稳定的逆向投机者?

或许托宾税旨在收缩欧洲膨胀的金融业。要是这样就又南辕北辙了。欧洲的问题在于其银行,这些银行大到不能倒,同时也大到不能救。托宾税根本无法让这些银行瘦身。相反,该税会减少证券交易,进而促使投资者将其基金转入银行账户和存折。

托宾税也不能解决欧洲各银行资金不足以及支持银行周期性贷款会扩大商业周期(监管在限制扩大方面无所作为)的难题。

请恕我天真幼稚,但是我觉得欧洲领导人追捧托宾税与其说是经济的原因还不如说是政治的原因。在今春举行总统大选的准备阶段,萨科奇能抢先一步提出社会党人早就想提出的提议。通过支持萨科奇,默克尔能够得到其真正想要的东西:法国支持更加严厉的财政法规。而欧盟领导人可以称,金融业被迫成为了欧洲金融整治的牺牲品。

时任参议员丹•奎尔在1988年美国副总统辩论中有一段著名的辩词:我认识詹姆士•托宾,他是我的良师益友,有一段时间,我很荣幸和他一起写过一本书。托宾看到其提议以这种方式重新被人提出,他肯定不会高兴。

尽管没有人能肯定托宾对欧洲的危机会有什么看法,但是他的优先任务总是实现完全就业。有人认为,他可能会敦促欧洲决策者不要愚蠢地关注金融交易税,要重修破裂的银行体系并利用所有可用的货币和财政手段促进经济快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