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欧洲基石堪忧

柏林——慢慢地,人们开始认为(即使德国人也是如此),金融危机可能破坏欧洲统一前景,因为这场危机残酷地显示了欧元区及其基础的脆弱性。这些脆弱性与其说是金融或经济上的,不如说是政治上的。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诞生了一个货币联盟,但共同货币之成功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政治联盟至今仍留在空谈阶段。欧元以及采用欧元的国家如今正在为此付出代价。欧元区如今的基础是不稳定的国家联盟,这些国家使用共同货币,但各自保留了财政主权。当危机来袭时,这种机制根本无法运转。

2007—2008年危机开始时,如果德国愿意支持联合欧洲危机应对机制,那么欧元区的基本漏洞可能已经弥补上了。但德国官员更愿意将国家利益置于首位,他们只把欧洲看成是国家联盟。

纵观历史,国家联盟从来没有成功过,因为主权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权力和立法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这一点上,美国是个很好的例子。赢得独立战争后,美国各殖民地在十三州宪法下组成了一个松散联邦。但这一安排从财政和经济上破了产,不久,美国转型为完全的联邦。

如今,欧洲——或更确切地说,是欧元区——面临着几乎一样的情景,唯一的不同点是,欧洲进一步一体化的历史条件比独立后的美国更复杂,也更困难。

欧洲有三个选择。如往常一样得过且过只能加剧和延长危机。结束货币联盟会把欧洲一体化大计一起结束,还会引起不可收拾的混乱。最后,欧洲还可以知难而进,实现真正的经济和政治一体化——但如今的领导人缺乏迈出这一步的信心,因为他们认为不可能得到足够的国内公众支持。

于是,将第一种和第二种选择相结合之声四起。而当欧洲一体化进程走向终结之日,也许就是联邦时刻到来之时。但这里的关键词是“也许”:彻底分裂也是一种“也许”,而且可能性不比迈向联邦低。

欧洲对危机所采取的不作为态度已经造成了看得见的不良后果。当选官员消极行事已经引起了公众不信任,如今这种不信任已威胁到欧洲一体化前景。事实上,危机正在侵蚀欧洲一体化的基石——法德合作伙伴关系和跨大西洋合作伙伴关系。二战以来,这一秩序保证了欧洲大陆没有重蹈历史覆辙,实现了长时间的和平与繁荣。

金融市场压力如今已经威胁到了法国,且其危险还远未消除。如果法国倒下,而德国又不愿毫不犹豫地倾其所有力挺合作伙伴,那么欧洲就将陷入完全崩溃。而这一幕迟早要发生:法国不能也不愿放弃地中海地区,因此由北欧国家(以德国为首)提出的退出机制将动摇法国-德国这一欧洲和平支柱。

在大西洋彼岸,美国的财政危机和疲软的经济增长将迫使它削减全球军力。此外,美国也将更多地采取太平洋而不是大西洋导向。对欧洲人来说,我们的东方和南方邻居都不太安生。这意味着我们将面临从物质到精神都未做好充分准备的新的安全挑战。即使在今天,欧洲在军事上的弱势仍然是跨大西洋关系的软肋。

跨大西洋联盟的另一大威胁来自新世界秩序的崛起。未来几年(事实上是几十年)的显著特征将是美国-中国的此消彼长——中国变得越来越强,而美国将持续弱势。美中之间的较量包含一定的均是因素,中国大规模的军事建设就是明证,但主要领域还是经济、政治以及影响力。在这方面,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将扮演中心角色。

但中国会试图把欧洲也拖如这场新的全球较量。事实上,中国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温家宝总理最近访问了欧洲危机国家,带去了慷慨的贷款和援助,这清楚地表明了中国的意图。而随着跨大西洋主义的日渐衰落,美国的弱势、欧洲(特别是德国)出口的越来越依赖中国市场以及远东地区越来越大的诱惑将促使新的欧亚主义的形成。

欧洲的亚洲幻想不再会以俄罗斯为对象,因为除了自然资源之外,俄罗斯什么都拿不出来。这一回,诱惑将来自中国,它能很好地理解欧洲在其与美国日益明显的地缘政治博弈中的重要性。

至于欧洲,除了德国-法国轴心外,还必须毫不动摇地与其跨大西洋合作伙伴团结一致,以免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危险。维系了欧洲70年和平的两大基石正在产生裂缝。修复这两大基石无异于要求欧洲人至少在长期能够向前看,迈向强大、统一的欧洲。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