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0

恐怖主义搭台,民主如何唱戏?

坎布里奇——

乔治·W·布什有个著名的宣言:推广民主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他绝不是唯一一个作如是说的美国总统。自从伍德罗·威尔逊以来,绝大多数美国总统都说过类似的话。

因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脱离这一道路的言论着实使人吃惊。今年早些时候,希拉里在国会听证中说,美国将奉行“3D”外交政策——防务、外交、发展。代表民主的那个“D”令人瞩目地消失了,这表明奥巴马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克林顿和乔治·W·布什言必称民主对安全的好处。他们引用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说民主国家之间很少动武。但是,如果仔细地审视他们的引语,你就会发现,学者们说的其实是自由的民主国家之间几乎从不动武。事实上,在这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自由宪政文化,而不是竞争性选举。

自由公平的选举很重要,但自由民主要比“选举民主”更重要。如果没有宪法和文化约束,选举就可能催生暴力,波斯尼亚和巴勒斯坦就是明证。而最近,甚至在自由民主国家之间也爆发了战争,比如上世纪90年代厄瓜多尔和秘鲁的战争。

在许多美国和外国批评家看来,布什政府举止失当,败坏了民主推广者的名声。布什用民主以证明其入侵伊拉克的合理性,这分明是在说枪杆子里出民主。

此外,布什之所言经常与其之所行格格不入,这使他背上了伪善的恶名。但他仍然大言不惭地批评津巴布韦、古巴和缅甸,这比沙特和巴基斯坦容易多了。他一开始对埃及颇为强硬,但后来马上又软化了。

但是,现在存在一种对布什政府政策失灵反应过度的风险。民主并不是美国式的强权,而且也不止一种形式。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对现代化的适应,对民主参与的渴望自然会随之增长。

民主也并并未败退。非政府组织自由议会(Freedom House)的自由国家名单表明,布什执政之初有86个民主国家,而在他任期结束时,自由国家数量为89个。

民主仍然是弥足珍贵且受到广泛认可的目标,这应该和选择什么方式达到民主区分开来。专断地推广民主和温和地予以支持是有区别的。避免高压政治、操之过急的选举和光说不练并不与耐心政策——经济援助、安静外交,以及多管齐下支持文明社会发展、法治精神和支持组织良好的选举——相冲突。

我们在国内是如何做的,这也是同样重要的支持海外民主的外交政策方法。当我们试图强行推广民主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摧毁它。当我们最好地延续我们的传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刺激别的国家仿效我们,形成吸引力软实力。罗纳德·里根将这一方法称为“山巅的光辉之城”。

比如,美国内外有很多人对美国政治体系怀有深深地质疑,他们指出,美国的政治是金钱政治,外部人根本无从融入。2008年奥巴马的当选对于重塑美国民主软实力来说可谓重大进展。

另一个当前正在饱受争议的关于美国国内自由民主实践的方面是如何应对恐怖主义威胁。自2001年9·11袭击以来,极端恐惧氛围就笼罩了美国,布什政府对国际和国内法律的干涉受到了广泛鞭挞,这抹黑了美国式民主,也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

幸运的是,言论自由、独立司法以及立法争论有助于使这些做法成为公共争论的主题。奥巴马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将在一年之内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并解密了被用于证明目前认为是虐囚的行为的合法性的法律备忘录。

But the problem of how to deal with terrorism is not just a question of the past. The threat remains with us, and it i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people in democracies want both liberty and security.

但如何应对恐怖主义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恐怖主义的威胁仍然高悬在我们头顶,而我们不要忘了,民主国家人民的要求是自由和安全两者兼得。

In moments of extreme fear, the pendulum of attitudes swings toward the security end of that spectrum. Abraham Lincoln suspended the right of habeas corpus during the Civil War, and Franklin Roosevelt interned Japanese-American citizens during the early days of World War II.

在极端恐惧的时刻,民意的天平会朝安全倾斜。在内战期间,林肯曾废止过人身保护权;在二战期间,罗斯福也拘禁过日裔美国公民。

如果你现在去问美国政府官员他们在2002年应该采取怎样的立场,理性的官员会提到紧随9·11发生的炭蛆病袭击、一件一触即发的核打击的情报,以及公众对第二次袭击的普遍恐慌。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由民主与安全产生了冲突。

恐怖主义是一个舞台。恐怖主义之所以恐怖,并非在于它的毁灭性后果,而在于它所设定的针对平民的残忍剧情。恐怖主义就像是巴西柔术:弱者可以通过借力打力战胜强者。

恐怖主义者试图创造恐怖和不安全的氛围,促使自由民主国家自毁长城,做出与其自我价值观不符的事情来。在防止新的恐怖主义袭击的同时吸取前车之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意欲保护和支持国内外的自由民主的话。这就是如今奥巴马政府占据主导地位的美国论战。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