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中国另一座要攀登的高山

米兰 ——

中国正进入一个复杂的转型期,如果能成功,这将为将来 25 年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在经过了 30 年的持续稳定增长之后,近期又成功地应对了全球经济危机,中国的自信心开始膨胀起来。对于政府来说,从经济危机中得到的教训或许对长期的发展没有什么指导作用。

目前,中国面临着几次相互平行,又有一定交互关系的挑战,它们对中国国内发展和全球经济都至关重要,这其中包括:

宏观经济结构的重大调整,使其迈入中等收入的新兴国家行列;

宏观经济转变,提高家庭收入和消费及不断壮大中产阶级队伍;

改变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现象;降低高储蓄率,减少国际经常性项目顺差;

节能和低碳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

承担起更多的国际责任。

实际上,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已经相当重要。但和以往的重量级国家相比,中国的人均收入却远远落后。原因当然是中国至今仍然是人口最多的国家。这就不得不要考虑复杂的政策走向,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是以内需型增长国家。

中国需要平衡国内和国际问题,但这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经验。(印度在今后快速发展十年之后,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现在,中国人均收入约为 4000 美元(购买力的调整计算在内)。中国的经济日趋重要,逐渐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这种转型会很艰难,许多国家都经历过类似的痛苦,一些国家在这种结构性的调整中丧失了竞争力。

例如,中国劳动型密集出口行业将失去竞争优势。它们将日益萎缩或是转移到内陆城市。高技术和人力资本型企业将取而代之。

在这样的转型中,服务业无疑会增长。工业生产中的上下游高附加值行业也需繁荣起来。全球性的品牌开始出现,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将逐步下降。公共产品的投资将转到教育和研发上面。

是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而不是中国政府促成了这种转变。过去的龙头性行业将开始下滑。国内市场和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逐渐占据主导地位。通过加大公共设施的投资,城市化的进程也将加快。

目前,中国家庭可支配性收入约占国民收入的 60% 。而储蓄占了可支配性收入的 30% 。中国的消费大约占到 GDP 40-45% 。为了拉动内需,就需要加速中产阶级的发展,以上这些数据都需要改变。

政府必须提高家庭收入水平,加大对社保,保险和服务业的投资,高储蓄率应该降下来。通过拉动内需来促进中产阶级队伍的壮大,这样才能在日益低迷的国际市场中继续保持增长。

但是,最为重要的是,国内市场的迅速增长,特别是服务性行业的增长,可以替代出口行业,这样就可以带动就业问题,将农村人口领入现代经济。一旦出口经济转入高附加值行业时,先前解决就业的功能将不再有效。

目前,中国公司的融资主要通过自身的积累,没有从居民中吸收资金。政府依然拥有超过 50% 的企业,但并没有好好利用这些资源。这两股收入(公司和政府)的很大一部分需要转移到居民收入中。

高增长和城市化进程使得城市人口收入大幅增加,而农村则受益颇少。大量的进城务工人员和他们的家庭(约有 1.5 亿到 2 亿人口)虽然根在农村,但事实上开始拥有城市部分权利和有限的服务,成为所谓半城市人口。社会紧张局势也随着农业服务的扩展,城市基础设施和服务的投资,和外来移民的管理等问题而严重起来。

中国在过去也曾经面临着种种严峻的挑战 —— 但一般都能化险为夷。不过,如今的中国必须面对全球的压力和责任。这部分是因为中国庞大的经济规模。过去,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政府管理形式颇有微词,有时也忽视了中国亿万人口脱贫的伟大崛起;他们趋向于将全球经济看作是零和游戏;将中国的成功误解为一些不合作的政策,例如汇率的管制等。

为了保持持续增长,中国必须调整国内经济结构,不要因为自身的崛起而受到他国争议。不过,中国必须为全球的不平衡,经济金融的稳定和治理及代表全球弱势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作出更大的贡献。复杂的国际收支保持平衡将对世界经济的稳定起着重要作用。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