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紧缩的替代方案

纽约——

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后遗症在继续,不少国家出现了和平时代不曾出现过的赤字,日渐增长的政府债务正在越来越令人焦虑。这导致许多国家开始采取新一轮紧缩——这些措施几乎肯定会使各国和全球经济更加疲软,使复苏的速度显著降低。对大规模赤字削减报以厚望的人将大失所望,因为经济减速会减低税收收入、增加失业保险和其他社会福利的需求。

致力于限制债务增长可以促使人们深入思考问题,因为要达到这一目的就不得不专注于当务之急和价值评估。美国在短期内是不可能采取大规模赤字削减政策的,英国亦然。但长期前景特别是——考虑到医疗改革根本无法使日渐庞大的医疗成本明显下降——更加悲观,两大党派都不得不抛弃成见同心协力了。奥巴马总统已认命了一个跨党派的赤字削减委员会,其主席最近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该委员会报告最后会怎么写的信息。

从技术上讲,如何削减赤字是非常直观明朗的:要么削减支出,要么增加税收。但是,显然,至少在美国,赤字削减计划远不止这两大内容:它还包括减少社会保障、降低税收体系的累进性质、并减小政府的规模和影响力,却对既得利益者——如军工产业——没有什么影响。

对美国(和其他一些发达工业国)来说,任何赤字削减计划都要考虑过去十年间所发生的事情:

·        国防支出大幅上升,部分是因为两场毫无意义的战争,部分因为其他更加离谱的原因。

·        不平等程度上升,最富有的1%占整个国家收入的20%以上,而中产阶级的日子变得日益艰难——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在过去十年中下降了5%,在衰退之前便已显示出下降之势。

·        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在内的公共部门投资不足, 新奥尔良税收收入大减便是明证。

·        企业获得的福利增加,包括银行救助计划、乙醇燃料补贴和持续的农业补贴,尽管这些补贴是违反世贸组织规定的。

在此基础上,要规划出一个能够增进效率、刺激增长并降低不平等性的赤字削减计划就相对容易了。这一计划要求五项核心内容。其一,高回报公共投资支出应该增加。这样做会在短期内增加赤字,但从长期来看,可以减少国家债务。用不到3%的利率借得资本(美国政府可以做到这一点)去投资收益率超过10%的机会,换做是企业早就按捺不住了。

其二,军事支出必须削减。不仅要减少对毫无意义的战争的投入,那些针对不存在敌人的武器开销也应该取消。我们目前的做法看起来好像冷战还未结束似的,军事支出占到了全世界的半壁江山。

在军事支出削减之后,下一步需要废除企业福利。美国已将个人社会安全网去除,但企业社会安全网却在强化。大衰退期间对AIG、高盛和其他银行的援助行动就是明证。在一些美国农业企业,企业福利可以占到收入的近一半。比如,每年光是向少数富裕农民发放的棉花补贴就高达数十亿美元,而他们在发展中国家的竞争者却要直面下跌的价格和越来越严重的贫困。

医药公司获得的企业特殊待遇特别扎眼。政府是医药公司的最大主顾,却不具有议价能力,这使得医药公司收入大增,而政府却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在过去十年间多花了近1万亿美元。

另一个例子是能源部门——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五花八门的特殊福利。这一方面加大了财政负担,一方面扭曲了资源配置,一方面还破坏了环境。此外还有对国家资源无止境的滥用,如向广播公司免费提供无线电频段、向矿业公司征收极低的特许费,以及向木材公司发放补贴。

其四,需要更加公平和高效的税收体系,资本利得和股利的特殊待遇应该取消。凭什么投机分子(其所得必来自某些人之所失)可以比劳动人民享受更优惠的税收待遇?

最后,由于20%的收入集中在1%的人手里,将实付税收稍稍提高一些(比如5%)就能在过去十年间增加1万亿美元财政收入。

按照这五点来进行规划赤字削减计划足以满足最激进的降低赤字要求,此外,还能增进效率、提振增长、改善环境并使工人和中产阶级获益。

问题只有一个:这一方案无法给社会顶层或是企业及其他主导美国政策制定的特殊利益集团带来好处。这就是如此合理的方案从未被接受的压倒性理由。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