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全球经济走弱的叙事结构

发自纽黑文——最近出现的全球经济走弱迹象令许多人开始思考未来几年的恶劣经济表现究竟会蔓延到何种地步。我们是否正面对着一个长时间的全球低迷期,甚至可能是一场萧条?

当今在预测上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经济减缓的最终成因其实是在心理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并与不断波动的信心和变化中的“动物精神(animal spirits)”相关联。在乔治·阿科洛夫(George Akerlof)与笔者合著的《动物精神》一书中,我们提出这些转化反映了不断改变的故事内容,新叙事方式的流行,以及互相关联的世界观,而这些都是难以被量化的。

事实上,大多数专业经济学家似乎并不对全球经济的前景感到极度忧心。比如说,9月6日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表了一份针对近期全球经济展望的中期评估,这份由该组织副秘书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皮尔·卡罗·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执笔的报告只是轻描淡写地指出可能很快会出现“重大风险”——这其实就是不确定性的另一种说法。

问题是经济学家工具箱里的统计模型最适用于正常时期,因此经济学家们自然也喜欢找正常那样描述情况。如果当前的放缓跟近几十年的经济放缓一样具有典型性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预测同一类型的复苏。

以去年春在华盛顿特区的布鲁金斯学会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为例,其作者哈佛大学教授詹姆斯·斯托克(James Stock)和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马克·沃森(Mark Watson)公布了一个新的“动力因素模型”,采用了1959到2011年的数据进行估算。在因此排除了大萧条之后,他们宣称美国当前的放缓基本上跟其他近期放缓并无差异,只不过是幅度更大而已。

他们的模型将所有衰退的成因缩减为只有6大冲击——“石油、货币政策、生产力、不确定事件,流动性/金融风险和财政政策”——并将2007年前的大多数经济衰退仅仅归因为其中两个因素:“不确定事件”和流动性/金融风险”。但即便我们接受了这个结论,但依然要思考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近几年的“不确定事件”和“流动性/金融风险”,以及如何有效地预测这些冲击。

当人们对过去一两年的外部经济冲击的迹象进行思考时,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些具体重要性不可知的故事。我们只知道大多数人都已经听过这些故事许多遍了。

首先大部分故事都是关于欧洲金融危机的,全球世界在都在谈论这一点。经合组织的中期评估将其认定为“全球经济最重要的风险”。这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为什么欧洲的危机对其他地方就那么重要呢?”

当然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全球贸易和金融市场的兴起。但国家之间的联系并不仅仅通过市场价格的直接影响来发生。相互作用的公众心理在其中也扮演着一部分角色。

这令我们认识到故事的重要性——这跟斯托克和沃森列举的那类统计分析相差十万八千里。心理学家强调说人类思维是存在着一个叙事基础的:人们会记住这些故事并受其鼓舞——尤其是那些描述某个真实人物的故事。流行的故事都偏向于道德方面,好让人们联想到坏的结果往往反映出某些道德决心的缺失。

欧洲危机由一个希腊崩盘的故事作为开端,而且在这个只有1100万人的小国里发生的事件似乎威胁到了全球经济。但这些故事在经济上的重要性与其货币价值(这只能在既成事实之后衡量)之间并无紧密联系,相反,这取决于它们的故事价值。

希腊危机故事始于2008年,当时政府提出要延长退休年龄以弥补养老金缺口并随后引发大规模民众抗议示威活动的。全球各地的新闻媒体开始在报道中描述一个过度的特权感——即便这种年龄延长其实相当温和(比如说有孩子或从事危险工作的妇女就可以在55岁退休并领取全额养老金,只延长了5年),再在这幅图像中加上走上街头抗议的希腊人。

这个故事可能在希腊境外引发了一些闲言碎语,但直到2009年年末才引发了国际关注,因为当时希腊国债市场日渐动荡,而国债利率的上涨又给政府带来了更多问题。这种对希腊挥霍行为的大肆报道通过吸引不断聚焦的公众兴趣而形成了一个负反馈怪圈,最终在其他欧洲国家引发了危机。正如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那样,这个希腊故事开始病毒式传播。

有人可能反对说欧洲以外的大多数人肯定不会密切关注这场危机,那些信息闭塞的人甚至听都没听过。但每个国家的意见领袖以及那些闭塞者的亲戚朋友却在关注,而他们的影响力可以营造一种令每个人都不太舒服的气氛。

在许多人心目中,希腊故事似乎与2007年危机之前的房地产和股票市场泡沫联系在一起。这些资产泡沫是由宽松的贷款标准以及过度的贷款意愿支撑起来的,而这似乎跟希腊政府借款来支付慷慨养老金的意愿非常相似。因此人们不仅将希腊危机视为一个象征,还将其看作是一个道德故事。后果自然就是对政府紧缩政策予以支持,而该政策只能令事情雪上加霜。

这个欧洲故事如今正伴随着世界所有人,这个故事是如此生动,即使欧元危机似乎已得到圆满解决,在新的故事分散公众注意力之前也难以被遗忘。如果不考虑人们心目的中故事的话,我们就无法完全了解世界经济的前景,事情从来都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