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7, 2014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0

埃及新组建的旧政府

开罗——埃及有史以来的首位自由选举总统,穆斯林兄弟会的穆罕默德·穆尔西已经完成了首届内阁任命,你猜怎么样?旧的政府官员充斥着新内阁。

穆尔西政府显然是总统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权力平衡的产物,但也反映了穆斯林兄弟会寻找新平衡的战略。

新任总理希沙姆·甘迪勒任命了35位部长,其中7位(包括甘迪勒本人)均曾在此前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任命的政府中担任过部长职务。信息、高等教育、青年、劳工和住房建设部等五部部长由穆斯林兄弟会自由与公正党(FJP)占据。其他支持革命的人士也占据了内阁组合中教育、法律及议会事务、工业及外贸,以及最重要的司法部等若干部长职务。

内政和国防部等“实权”部委仍由与前政权相关的人士掌控。侯赛因·坦塔维元帅(兼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领袖)仍留任国防部长,而曾因暴行引发这场革命的阿尔丁将军则受命统帅内政部。

阿尔丁的叔叔阿卜杜勒 - 阿哈德·贾迈勒·阿尔丁2000年间曾任执政民族民主党的议会多数党领袖。其侄在释放政治犯谈判中充当强硬派,且在2011年11月结束街头冲突的谈判中也同样扮演强硬派的角色。他还在“吉萨警官案”的审判过程中出庭作证,此次审判中有17名警官被控于2011年1月打死打伤示威群众。他为这些警官出庭辩护,声称警方出于“自卫”目的才杀死被害人。

尽管凡此种种,持改革态度的警务人员联盟(GCPO)创始人阿什拉夫·阿巴纳仍然抱有希望:“他出任内政部副[部长]时曾十分高效…[因此]我们有理由期待某种改革。内政部目前的状况已经难以为继。”。但也有人,比如德高望重的革命官员联盟参与者指责阿尔丁是内政部强势反改革派系成员,并将其划归为追随前内政部长阿德利的“阿德利手下” 。

支持改革的势力方面,穆斯林兄弟会的媒介部领军人物信息部长萨拉赫·阿卜杜勒·马苏德即便在穆尔西选举获胜后,仍将控制其所属部门继续攻击穆尔西及其组织。另一位主要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新任青年部长乌萨马·亚辛在推翻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的为期18天的塔里尔广场革命中实际担任了“保安队长”的角色。乌萨马·亚辛隶属于由兄弟会第一副主席(副总干事)沙特尔统帅的强势坚定派别“铁腕组织”。

同样,高等教育部部长职务归属在穆尔西竞选期间掌管教育事务的自由公正党党员穆斯塔法·摩萨德。劳工部部长职务则归属另一名兄弟会成员,此人既是阿萨利工会副会长也是警方暴行的受害者。

当然,对兄弟会而言,如果政府在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后解散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但即便这种情况真的出现,这次任职所积累起来的经验、数据和知识都将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其他四部委的部长职务被革命派人士及伊斯兰人士收入囊中。在竞选中反对穆巴拉克时任官员回归政府的温和派伊斯兰瓦萨特党代表人物穆罕默德·马素布当选法律及议会事务部部长。上次议会选举中曾加入穆斯林兄弟会选举联盟的文化党副主席哈特姆·萨利赫被任命为工业及外贸部部长。

影响埃及主要伊斯兰团体阿兹哈尔的宗教捐助部归属于伊斯兰权利及改革法律机构副所长塔拉特·阿菲菲(Talaat Afifi),阿菲菲也是一位兄弟会盟友,其统帅的机构由一百多名埃及著名的伊斯兰学者和活动家组成。最后,曾出任埃及最高上诉法院副院长的Ahmed Mekki将统领拯待改革的司法部。Mekki是司法独立的坚定支持者,被誉为甘迪勒政府中“革命人士的代表”。

总体而言,35个部长席位中改革派力量仅占10个左右,余下的则是旧政权人物和并未公开宣布政治背景的技术专家的组合。但鉴于穆斯林兄弟会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不可避免的斗争,这10位部长的选择在战略安排上是颇为明智的。所有部长都是低成本、软实力的代表性人物:这些人来自能加强革命派动员力量的官方机构、为革命派争取宗教合法性、并在革命派加强基层非官方网络的同时消除司法镇压的威胁。

但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也运用了类似的策略:即加强对关键实权部委的控制力度。比如,在内政部上周进行的年度人员调整中,很多因腐败、参与镇压或两项指控兼有而预计将被免职的人却仍继续留任。有几位甚至反而得到了重用。

因此埃及的斗争还在进行中。“第二共和国”依然没有诞生。

翻译:Xu Binbin

Exit from comment view mode. Click to hide this space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