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0

死亡和烟草税

一个全球性致命物正在世界贫穷国家肆虐。在未来25年中,它将在一年时间内造成全世界一千万人死亡,超过霍乱、母死、儿童感染以及疟疾的总和。超过一半的死者年龄在30岁至69岁之间,早死大约25年。这一元凶就是烟草。成为西方国家中首要可防治死因的耽溺在发展中国家大行其道。吸烟在二十世纪造成一亿人死亡,大多数在发达国家。按照目前的趋势,吸烟将会在二十一世纪造成大约十亿人死亡,大多数在发展中国家。

在印度,吸烟造成男女死亡的风险超过肺结核的三倍,甚至造成肺结核的传播。在中国和印度每年大约一百万人死于吸烟。除非大规模戒烟,仅仅在这两个国家大约有一亿五千万年轻成年人死于吸烟。

但是过去的吸烟死亡并非一定是世界的将来。我们知道如何控制烟草使用。为了在未来几十年中降低吸烟死亡人数,现在需要十一亿人戒烟。降低儿童吸烟将会主要在2050年后挽救性命。戒烟是有成效的。即使那些在四十多岁戒烟的人也可以极大地降低死亡风险,而那些在三十多岁戒烟的人的死亡风险和终生不吸烟的人接近。

增加烟草税、传播吸烟造成的健康风险的信息、禁止公共场合吸烟、完全禁止烟草广告和促销以及戒烟治疗在帮助烟民戒烟上卓有成效。烟草税大概是最为具有成本效益的成年健康干预手段。将税收提高三倍将会把香烟价格提高大约两倍(纽约就是这样),在2030年以前每年防止大约三百万人死亡。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在过去二十年中开始认真对待烟草控制问题,并且从那时以来减少了男子吸烟死亡。但是发展中国家并没有采取有效的烟草控制措施。税收大约相当于多伦多街头香烟价格的80%,但是在北京或者德里只有30%。在许多国家,烟草税收已经在实际价格上下降。有关吸烟的健康风险的知识也很低。1996年,61%的中国烟民认为吸烟对他们“无害或者基本无害”。

来自烟草产业的反对力量是烟草控制的明显阻碍。在西方,反对多征税的虚假的经济论点已经遭到驳斥,但是却在发展中国家的财政部通常加以重复。不花在香烟上的钱就会花在其他食品和服务上。确实,在大多数国家,即使是烟草需求大幅度降低也并不意味着失业。增加税收降低消费并且在中期提高财政收入。增加税率10%就可以在中期内提高税收收入大约7%。这些资金是治理贫困的宝贵资源。在中国,提高价格10%将会减少消费5%并且增加足够的国内税收来为三千三百万贫穷的农村人口提高基本医疗。

即使在走私的情况下,高税收也会降低消费和增加财政收入。烟草产业助长走私,为的是获得市场份额并吓唬财政部长们降低税收。但是各国政府可以用几个方法来对付。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在香烟盒子上用当地语言提出警告并且贴上醒目的税票。

另一个常见的反对烟草控制的论点是,如果人们并没有危害他人,各国政府就不应该干预他们的个人决定。这一论点有悖常理并且与事实证据不符。大多数吸烟者在少年时期或者刚刚成年的时候开始上瘾,那个时候他们目光短浅,缺乏信息,难以做出理性的决定。在那些有关烟草危害信息丰富的国家,当儿童吸烟者成年的时候,超过80%的人希望他们从来就没有开始。最近,巴克利说,尼古丁上瘾并不能被认为是自由选择。

而且最近的经济研究发现,出于福利的理由提高税收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烟民的代价太高(即使对其他人的外部代价可能较小),而且增加香烟税收并不伤害穷人(因为更高税收的自我控制价值可以更多地帮助穷人)。诺贝尔奖得主森睿智地提醒我们说,不要用不完整的自由派论点驳斥烟草控制的实际理由,这是非常重要的。行动议程是明确的。各国政府必须严肃对待烟草,把它作为全世界成年人的主要致死因素。国际扶贫目标必须包含烟草控制。发展中国家不能被让西方的控制烟草努力如此长久地陷于瘫痪的经济论点所愚弄。盖茨基金会可以资助行动以及研究。现在出现了希望的迹象。超过160个国家已经签署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烟草控制条约,而加勒比各国领导人最近宣布他们将联合一致对付烟草问题。

如果发展中国家戒烟人口的比例从当今的5%不到提高到2020年的40%(正如加拿大目前的戒烟率),那么,在2050年以前就可以避免大约一亿五千万到一亿八千万人死于吸烟。由于控制政策组织儿童开始吸烟,所以,人们可以预期在2050年以后将会有更大的收益。

富兰克林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税和死亡之外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说是确定无疑的。但是,我们却有一个可以防止数以亿计的人提早死亡的税收。现在就应该使用这一税收。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