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0

英国文化协会向中国磕头

你也许还记得英国的绥靖政策在三十年代姑息养奸了德国的纳粹主义,为此,人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英国文化协会为了商业利益和对中国的妥协,正排斥了道义的原则,把给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定言论罪的中国新闻出版署的头目柳斌杰,以及他精心挑选的180家出版社和21名官方作家来伦敦展示这个全世界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的管制成果。

柳斌杰是伦敦书展请来的贵宾。英国文化协会说邀请的主要是在中国写作的中国作家,以便让英国人更了解中国文学,以促进文化自由交流。但邀请的名单都是中国新闻出版总署认可的作家。我们不仅怀疑,中国共产党能展示一个真实的中国吗?或者说通过被审查的作品能获悉中国的真相吗?众所周知,通过帕斯杰尔纳克、索尔任尼琴、昆德拉和哈维尔等的文学作品,读者们了解的真相,不比那些在前苏联、东欧以及中国极权监审下出版的书籍少。

英国文化协会故意模糊政治和文学的概念。他们对极权媚俗的同时,也是对被流放中国之外的作家和仅仅写过些网络文章便被监禁的良知作家的人格侮辱。让不在中国的作家同时也不在中国文学之中了,以此来讨好有了钱的中国政府。

年初从中国出走美国的中国作家余杰在他的“去国声明” 中明确表示为了自由地书写而被迫流亡。他仅仅因为刘晓波在2011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便被警察关进黑屋遭到毒打酷刑,在挪威宣布给刘晓波颁奖的那一刻,警察边抽余杰的脸边骂:我们打死你来报复他们。你们给中国政府丢脸。他的手指和肋骨几乎被砸断。

今天,中国的流亡文学早己超过前苏联和今日的伊朗、北朝鲜等,成为流亡和狱中作家的超级大国。我想,没有哪个英国政府的机构敢请前苏联的审查官员,来庆祝俄国文学的审查成果。因此,这种双成标准我们都知道,那就是:钱。中国有,英国和西方国家想要。他们要中国的消费者购买产品。

英国首相卡麦伦想要改变英国的经济状况,那就是增加出口,把英国产品超过小国爱尔兰卖到大中国去。用文学和自由思想的妥协换取更大的价格优惠?

今天的中国,深层的政治恐惧己把中国社会变得很压抑,已经超过一百多位作家仅仅在网络里写过几篇政治随笔就被关进监狱,而他们的家庭成员也被监控;像刘晓波的妻子,不知被软禁在了哪里?

去年,作家朱朱虞夫因在网上发表一首诗: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广场是大家的/脚是自己的/是时候用脚去广场作出选择……。就因为这十二行的诗,他被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查禁定罪,关进了文字狱,重判七年。朱虞夫仅仅用了最通俗的几个词,试图让麻木的中国醒来。我相信,在专治社会,有思想的文学必须具有反叛意识或者批评精神,但中国的独裁者们最害怕的就是你没与党保持一致,你竟然自由地选择。更可怕的是,失去了独立意识,作家只能是笼中之鸟了。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把10,000多种不同类别的书籍运到了书展,看起来会是压倒一切国家的优势。但我敢打赌这批经过审查的书,〔除了菜谱和名胜古迹〕不会让你查阅到现代和历史的真相。在中国,甚至我从未在国内出版的书名《北京植物人》都被封锁了。〔你只能在新浪网上查到“北京植物”〕 被封锁的关健词不仅包括如陈光诚、刘晓波、六四天安门事件,还包括每天发生的社会新闻,如“喇嘛自焚” 、“方励之去逝” 等成千上万个敏感词,而且有增无减。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柳斌杰和他的审查团队正把这种思想审查经验带到伦敦书展,并且把中国少有的独立灵魂,一个一个地锁进了笼子里不放出来。用中国官方报纸的话叫“统一了思想” 。连稍有反思精神的作家阎连科申请来伦敦书展,三次都不获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批准。

英国文化协会声称他们是介绍了一个真正多元化的中国文学。但是多元化不应仅是二十一位从老到小的中国作协作家,而是要包括官方之外,有批判思想的民间作家和被政府关进监狱、赶出中国的作家,包括如不能自由发表出版的作家唯色、王力雄、谭合成、莫建刚、杨继绳等人。

这些作家会让英国人看到中国的另一面。那被禁止的作家作品,充满了当代中国人生活的生动细节。 他们的文学精神起源于个人的勇气和自由表达的欲望,在一个谎言中国里更凸显了诚实写作的珍贵。英国文化协会还排除了被极权政府禁止进入中国的流亡作家,这种忽略是在参与迫害,是把代表自由交流的书展,变成仅仅与中国毫无原则的商业政治交易。

英国不仅产生了伟大的文学作品,还有支持言论自由和向被迫害的作家提供避难所的历史传统,它不会听任拿破仑或者苏俄沙皇尼古拉,更不会向希特勒或斯大林妥协对言论自由的承诺。但在今天,坚守了多年的人文主义传统,竟败坏在了不断制造流亡文学和狱中作家的中国文字审查员手中。

Hide Comments Hide Comments Read Comments (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a comment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