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4_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_jeffbezosspace 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Beyond the Techlash

人类创新中的地平线偏误

惠灵顿—我们为科技及其可为我们所做之事深深着迷,不管是殖民火星,产生不老,还是用一套网络将全世界连接在一起。但是,特别是在这个科技的前途不可限量的时代,我们应该后退一步,不再轻信,而是考虑我们为何这么愿意相信可能发生之事必将很快发生。

以百病之王——癌症为例。现代生物、纳米和其他科技许我们“治愈”,以致于我们可以轻易想象出“没有癌症的世界”。但几乎没有理由认为我们能够在近期取得对癌症的决定性胜利。

平心而论,我们已经有了能杀死大部分癌细胞的疗法。问题在于,杀死99%的癌细胞和在战场上杀死99%的敌军不是一回事。能够从几乎治愈中活下来的癌细胞会增殖,让癌组织恢复失地。我们固然可以通过更好的靶向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几乎治愈和治愈之间有一道永远的鸿沟。悉达多·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在其畅销的“癌症传记”《百病之王》(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中指出,正因如此,与癌症的战争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充斥着破灭的希望和过度的期待。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and receive unfettered access to all conte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Unlock additional commentaries for FREE by registering.

Register

https://prosyn.org/0aYXef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