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cardenas3_Oleksandr Rupet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womanpickingcoffee Oleksandr Rupet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Special Edition Magazine, Fall 2019: Sustainability

用可持续咖啡实现持续

纽约—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但有一种习性可谓全世界皆有:咖啡。7月的世界咖啡生产论坛(World Coffee Producers Forum)提出了一个问题,世界喝咖啡的习惯——以及满足人们这一习惯的咖啡业——是不是可持续的。

作为全世界最流行的饮料之一,咖啡是50多个国家1.25亿多人的重要生计。全世界80%的咖啡由2500万小农种植。对这些生产商,咖啡往往是最主要的甚至唯一的收入来源。

对小农而言,坏收成或低价格会带来严重的经济问题。这便是今天哥伦比亚和中美洲、非洲局部以及亚洲发生的事情,农民需要面对十年来最低的国际咖啡价格,以及非常严峻的生产挑战,包括气候变化引起的极端天气条件。

比如,在埃塞俄比亚,主要由小农(常常非常贫困)构成的五百万人生产了95%的咖啡产量。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埃塞俄比亚咖啡树收成波动周期通常是两年;但在过去十年中,越来越多的农民报告他们遇到了连续两个小年。

在此环境下,咖啡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找到办法增加利润。但这一当务之急无法与可持续性相协调。幸运的是,由于科学和金融方面的创新,利润和可持续性已不再互不相容。

以化肥和杀虫剂的使用为例,它们能够提高收成,保护庄稼免受病虫害,但也会危害野生动物,损害人类健康。在一篇最新文章中,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气候与社会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Climate and Society)博士后研究员胡安·尼古拉斯·赫尔南德兹-阿奎莱拉(Juan Nicolás Hernandez-Aguilera)和他的合作者提供了一个简单但令人憧憬的替代方案:遮荫。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在森林一样的树荫的下种植咖啡,而不是在开放的地里种植咖啡,可以让农民利用鸟类控制虫害。根据这项研究,一只鸟每年可以拯救每公顷23-65磅的咖啡。用这种方法,农民可以避免杀虫剂成本——不管是财务成本还是环境成本。

此外,通过固氮作用,乔木能为咖啡树提供额外的营养。而通过降低咖啡树生长的温度,该方法还具有极强的气候变化适应力。

平心而论,树荫种植的咖啡树产量较低。但即便是这一损失也是可抵消的,因为,赫尔南德兹-阿奎莱拉及其合作者指出,市场会认为树荫种植的咖啡豆品质更高。如果消费者愿意支付溢价——不管是为了品质还是为了可持续性——咖啡生产商就能采取这一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都更加有利的方法。

问题在于大部分消费者都不知道他们的咖啡来自哪里,更不用说了解它们如何生产了,哪怕愿意奖励更加可持续的方法也无法实现。咖啡市场缺乏透明度和溯源能力,帮助消费者了解其他农产品基本信息的机制——包括(比如)环境保护、产品质量和差异收成之间的复杂互动的信息——并没有过多考虑咖啡业。

事实上,全世界有大量咖啡消费者仍在以相同甚至更高的价格购买同样的品牌,也许根本没有没有意识到全球咖啡价格已经下跌。一个突出的事实是,绿色咖啡(即生产国出口的咖啡)只占2000亿美元世界咖啡市场规模中的200亿

但这一挑战也是可以克服的。区块链(分布式记账)技术能够实现充分可溯源性(原材料来自哪里,它如何倍采购、处理和运输)和透明度(整个供应链为该产品付了多少钱)。

这一系统能让消费者容易地选择有环境意识的农民种植的咖啡。此外,它可以给农民一个数字身份——包括关于他们的收入、农场产量水平和资质状况的信息——从而让他们能够进入信用市场。

但环境可持续性并非负责任的农业的唯一指标;劳动法的遵守情况应该得到评估。事实上,咖啡生产仍在普遍使用童工。在许多发展中地区,甚至在比较先进的发展中国家——比如童工数量已经大幅减少的哥伦比亚——成年工人常常缺少最基本的保护(比如最低工资),没有社会福利,只有4%能获得雇主缴纳的退休金。

政府必须引领劳动法的守法评估和执法工作。但用基于区块链的系统提高透明度有助于形成良性循环,让消费者拒绝来自工作条件评估结果糟糕的农场的产品。

喝咖啡不是坏习惯,但它可能助长坏结果,包括环境破坏和劳动剥削。我们拥有必要的知识和工具让咖啡变得可持续。让我们开始使用这些知识和工具吧。

https://prosyn.org/9MUvB4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