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irson1_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_macrononeplanetspeech 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Special Edition Magazine, Fall 2019: Sustainability

从梦想到行动

巴黎—法国作家、飞行员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曾经写道,“没有计划的目标只是一厢情愿。”巴黎气候协定就是这样一个“梦想”。2015年,197个国家聚集在一起,为了要让地球再次伟大。全世界政府达成了历史上首个全球气候协定,承诺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将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

对很多人来说,巴黎协定是新社会契约的基石,这个社会契约能够确保现在和未来的安全又体面的生活水平。但四年过去了,决策者仍然没有理解问题的紧迫性。我们有两个选择:弱化我们的雄心,承认我们乐于“一切照旧”,或者做一些更高的要求,但同时也更加令人振奋——特别是年轻人,他们正在撰写二十一世纪的包容和可持续的增长故事。

通过启动一个地球峰会(One Planet Summit)计划,法国总统马克龙与联合国和世界银行一起选择了第二条要求更高的路。“结果导向型”外交是要在公共和私人部门行动方之间实现统一,首先是在地方层面,重新制定可持续性的国际合作日程。一个地球方针是全球性、战略性和革命性的,它将以切实行动和定期进展报告跟进承诺。目标是在气候、海洋和生物多样性等重要领域建立新的业务模式。

释放可持续金融的潜力对于实现这一目标至关重要。从现在到2030年,低碳转型的全球投资需求据估计每年将达到32万亿美元。这要求大幅改变金融流。因此,金融体系的绿化是该方针的核心。我们需要资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流向可持续项目。

今年的金融行动计划(Finance Action Plan)由莱纳河国授权马克龙、牙买加总理霍尔尼斯、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为首,焦点便是加快这一进程。目标是促进公共和私人行动方之间的合作为包容性提供融资,扩大气候金融,引导金融体系的全面转型。

发展金融机构已经证明,它们能够将气候目标融合到核心发展战略中,如果紧密合作,能够动员更多的私人融资。近几年中,金融行业的先行者已经设计出创新方法将气候风险融入现有业务策略。混合金融项目,如土地退化清理基金(Land Degradation Neutrality Fund)证明,有自生能力的业务模式确实存在,能够解决沙漠化、农林和适应等问题。资产总规模达到3万亿美元的六家主要主权财富基金正在实施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其后相关财务披露任务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提供了建议将其后风险因素纳入私人投资组合。从2017年12月的八家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开始,金融体系绿化网络(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已扩展为42个成员和八个观察员,正在探索实施气候压力测试的方法。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一个地球峰会还提供了一次机会探索可持续金融的新前沿。机会有的是,但我们要能抓得住。为了提高我们的成功机会,我们需要修改当前监管框架,承认自然资本为宝贵的资产。事实上,我们能够做出的最好的长期投资便是大自然,因为气候稳定和生物多样性说到底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由泛美开发银行制定、法国提供启动资金的自然资本实验室(Natural Capital Lab)便是一个我们如何通过集体努力取得成就的完美案例。

在伯特兰·巴德雷(Bertrand Badré)、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和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的领导下, 一个地球实验室(一个地球峰会的一部分)聚集了有决心的CEO、创新者、经济学家和活动家,目标是要将创新性概念转化为革命性承诺和行动。其方法是基于“引爆点”理论。当临界数量的行动方(比如20%的市场参与者)朝向共同方向时,就能够改变整个系统。此时,监管者和竞争对手将得到一个明确的目标:市场已经准备好发生深度变化。这一战略时确保绿色政策总体成为新主流的关键,并且应该应用到所有可持续性挑战上。我们需要形成各行业的临界数量的高层雄心,从而实现开弓没有回头箭。

今年,一个地球实验室负责一个可持续时尚项目。时尚业时世界第二大污染行业——目前产生了10%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它也是一个资源密集型行业,生产一公斤棉花需要5400-16000升水。时尚业应该设计可持续服装,价格更低廉,规模更大。因此,马克龙要求开云集团(Kering)首席执行官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çois-Henri Pinault)起草一份时尚契约,其中包含整个行业的全球可持续性战略和清洁环境目标。

走向可持续意味着价值链需要修正,投资策略需要重估。政客和决策者有责任确保有利于这些变化的激励和监管框架。好消息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打造可持续未来的方法——我们的目标是不再做梦。我们还知道,什么都不做要比抓住机会眼前的机会代价更高。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资金和科学都站在我们这一边。

50年前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第一次站上月球时,他说这是“我的一小步,”但是“人类一大步。”的确如此。但如今,我们的人物不是登上星星,而是拯救地球。这需要更多个一小步,节奏不断加快,并且一致鉴定向前。但这也要求迈出一大步,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这是我们这一代的登月工程。如果我们不成功,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https://prosyn.org/UmKQrTf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