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zuboff1 Getty Images

The Year Ahead 2020

监视资本主义

发自剑桥—随着时间的脚步迈入新的十年,我们也进入了一个政治经济的新时代。几个世纪以来,资本主义经历了从工业到管理再到金融资本主义的多个阶段,而今我们则进入了“监视资本主义”时代。

在监视资本主义之下,人们的生活经历被私人企业单方面获取并转化为它们的私有数据流。其中一些数据用于改善产品和服务,其余的则被视为“行为盈余(behavioral surplus)”并因其蕴含的丰富预测性信号而被标价出售。这些预测数据将被输送到新时代的机器智能工厂,用电脑处理成可预测你当前和未来选择的高利润预期产品,随后送到我称之为“行为期货市场”的平台进行交易,在那里监视资本家将确定性出售给其商业客户。谷歌的“点击率”是第一个获得成功的全球性预测产品,其广告市场也是第一个进行人类期货交易的地方。监视资本家已经从这些交易业务中暴富,而几乎每个经济领域都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表现出了对我们未来行为下注的渴望。

这些新市场的竞争动态揭示了监视资本主义的经济必要性。首先,机器智能需要海量数据:即所谓规模经济。其次,实现最佳预测还需要囊括各类数据:也就是范围经济。这就将行为盈余捕获的范围扩展到了点赞点击之外的离线世界——你的慢跑步态和步速;早餐时的谈话;寻找停车位的过程;你的脸,声音,个性和情感。在竞争激烈的第三阶段,监视资本家发现最具预测性的数据来​​自干预人类行为以哄劝,调整,聚集和改变行为以确保实现既定目标。这种从知识到力量的转变将技术从一种生产手段转变为一种改变行为的全球性手段以实现“行动经济”。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qKQVEB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