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ow1_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_chinasubwayphones 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Beyond the Techlash

多巴胺资本主义

门洛帕克—在硅谷,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数不清的公司和初创企业正在致力于将人类变成它们能够掌控的机器人。逐渐地,这个行业的焦点从科技转到了可称之为“人格障碍营销”(personality-disorder marketing)上。科技的创造和部署日益基于对一个事实的认识,即所有的快乐对人类大脑来说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不管它们来自赌桌上的胜利,还是可卡因,还是社交媒体的“点赞”。

因此,在过去几十年里,控制了互联网的强大的公司(某些例子中也包括政府)从意外或无意识地创造人类“机器人”,转变为有意为之。与关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常规警告相反,近在眼前的最大的人性威胁并非源自机器,而是源自设计这些机器的人。

那些决定着当今科技时代的人,他们违背了公众的信任,选择了公然不顾道德甚至邪恶的商业模式。他们遵循烟草公司和赌博行业的脚步,打着创造利润的旗号有意识地创造和培养上瘾行为。2000年,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周上网时间为9.4小时;如今,有人估计这一数字为30小时。而随着消费级虚拟现实设备和物联网的到来,很容易想象,很快,我们清醒时候的75%的时间都会用在为了操纵我们的行为而设计的虚拟空间。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IivKLy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