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萎靡继续

47

纽约—2015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巴西陷入衰退,中国在经历了近四十年飞速增长后第一次遭遇严重颠簸。欧元区成功避免了因希腊而崩溃,但其近乎停滞的状态依旧,日后肯定会被称为失去的十年。至于美国,2015年本应该是2008年开始的大衰退终于结束的年份;但事实上美国的复苏一直差强人意。

事实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汀·拉加德将全球经济的现状称为“新平庸”(New Mediocre)。其他人纷纷联想到二战结束后的深度悲观情绪,担心全球经济会滑向萧条,至少也是长期停滞。

2010年初,我在我描述导致大衰退的事件的书《自由落体》(Freefall)中警告说,如果不采取恰当的应对措施,世界有可能滑入我所谓的“大萎靡”(Great Malaise)。我不幸言中了:我们没有做需要做的事,结果也正是我所担心的状态。

这一惯性的经济学不难理解,药方也是现成的。世界面临总需求不足,总需求不足的原因是不平等性加剧和一根筋地采取财政紧缩的共同作用。顶层人群支出远少于底层人群,因此资金都向顶层流动,需求越来越萎靡。德国等一直保持对外盈余的国家对于全球需求不足这一关键问题负有重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