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chwab23_Chris J Ratcliffe-WPA PoolGetty Images_david attenborough Chris J. Ratcliffe/WPA/Pool/Getty Images

新“零年”?

达沃斯—未来的一年可能是历史性的一年——以积极的方式。在二战后的“零年”过去七十五年后,我们再一次迎来了重建的机会。1945年后的过程是名副其实的“重建”:从战争的废墟中建立崭新的世界。这一次,焦点集中在物质世界,但绝不仅限于物质世界。我们必须着眼于更高程度的社会成熟度,为所有人和地球的福祉建立可靠基础。

二战结束后,我们发展出新的经济哲学,其基础是合作与融合,其主要目标是物质福祉。这项工程带来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合组织等组织,以及日后演变为世界贸易组织和欧盟的安排。新自由主义——坚定不移地坚持自由市场和有限政府——成为西方主流,并实现了西方几十年的繁荣与进步。

但这一模式已经破产。COVID-19给了它最后一击,但至少二十年前便可清楚看到,战后模式已不再可持续,不管在环境还是社会上都是如此(因为当今畸高的不平等水平)。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富勒(Thomas Fuller)有一句名言:“黎明前的几小时最为黑暗。”但是,我们绝不可认为带来一个世纪以来最大公共卫生危机和最甚笃衰退的可怕的一年之后,能赢来更好的一年。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实现这一目标。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GF48zf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