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新中立

东京—在整个冷战期间,苏联用一切可以想象的手段——包括重新统一这一终极诱惑——威逼利诱中立的德国。但不论是东德还是西德领导人,从阿登纳到勃兰特,都不为所动。在共产主义已经失败的地方,今天的极权重商主义能成功吗?

国家加入联盟或欧盟这样的实体,因为组成这样的集团能让成员获得明确的好处和义务,这是任何国际关系都无法与之媲美的。但是,对德国和韩国来说,与其历史盟友——分别是北约和美国——的关系似乎正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改变。

今天的俄罗斯和中国极权/重商主义政权大量购买商品,并承诺在未来还会继续加码,大有以商业手段完成苏联靠贿赂和威胁无法完成的任务。通商的规模令人咋舌,德国对华出口从十年前的259亿美元增长到2011年的876亿美元,而同期韩国出口从530亿美元增至1,330亿美元。

事实上,一种隐中立形式正在进入两国外交。如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的韩国之行、德国总理默克尔不愿就俄罗斯干预乌克兰对后者实施有效制裁以及她在最近的访华过程中只侧重商业。在德国和韩国,历史盟友比沉默中立带来的有形好处更少(特别是用出口衡量),这一思想已经站稳了脚跟,特别是在商业精英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