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通往斯洛夫扬斯克之路

东京—乌克兰危机表明,一个人就可以威胁到世界和平。但这个人或许不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他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地区大国的领导人,由于独裁和混乱的经济政策,对他自己的国家的威胁比世界更大。不,你或许没有感觉到,最能威胁世界和平的个人乃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及他的智识保守(scholarly inertia)和对遥远的小国命运的冷漠。

当然,奥巴马不必为俄罗斯入侵和吞并克里米亚负责,也不必为普京在乌克兰东境集结俄军以恐吓基辅政府负责。奥巴马也无法单枪匹马地决定西方默认的绥靖政策。德国总理默克尔也需要承担大量责任:她嘴上厉害,实际上实施的却是老方一帖,这体现出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

但奥巴马需要负责的是其政府对美国所建立的秩序的冷漠。自二战以来,这一秩序便一直决定着国际事务。除非他收紧政策,否则保障了多年和平的规则和规范可能失去约束力。

美国外交原则与实践之间的严重脱节已经导致美国对手胆子越来越大。正因如此,在俄罗斯非法掠夺和吞并了克里米亚后,如今普京又在觊觎将乌克兰东部省份揽为俄罗斯的附庸,甚至想煽动民族统一主义,以实现他的重铸俄罗斯帝国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