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不要拖累Facebook一代

洛杉矶——年轻人再一次在政治上遭遇了不公平。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仅仅是撕裂政治派别、收入水平和种族关系等不断扩大的代际鸿沟的另一种形式的提醒。

18到24岁的英国选民近75%投票留欧,但结果却是上了年纪的选民将“退欧”的结果强加给他们。这只是别人决定千禧一代及其子孙经济未来的其中一种方式。

我本人是五零后,我感到羞愧和懊恼的是,我担心我们这代人在发达经济体将作为丧失经济主动权的一代被载入史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我们享受着杠杆盛宴,越来越习惯于借助信用过超出我们能力的生活并承担过多的投机金融风险。我们停止了对真正增长引擎的投资,任由我们的基础设施破败、教育体制落后、工人培训及重组计划遭到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