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不要拖累Facebook一代

洛杉矶——年轻人再一次在政治上遭遇了不公平。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仅仅是撕裂政治派别、收入水平和种族关系等不断扩大的代际鸿沟的另一种形式的提醒。

18到24岁的英国选民近75%投票留欧,但结果却是上了年纪的选民将“退欧”的结果强加给他们。这只是别人决定千禧一代及其子孙经济未来的其中一种方式。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我本人是五零后,我感到羞愧和懊恼的是,我担心我们这代人在发达经济体将作为丧失经济主动权的一代被载入史册。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我们享受着杠杆盛宴,越来越习惯于借助信用过超出我们能力的生活并承担过多的投机金融风险。我们停止了对真正增长引擎的投资,任由我们的基础设施破败、教育体制落后、工人培训及重组计划遭到破坏。

我们坐视特殊利益群体绑架预算,从而导致税收体制碎片化并再次阻碍了经济体系的发展。我们目睹了不平等大幅恶化,这种不平等不仅涉及到财富和收入,而且也涉及到机会。

2008年危机本应在经济上为我们敲响警钟。但实际却并未起到这样的效果。我们不仅没有利用这次危机来促进改革,反而放弃责任,仍然沿用以前旧的方法。

具体来讲,我们只是将私营企业信贷置换成了公共部门杠杆。我们将杠杆过高的银行体系换成了由极度活跃的货币当局推进流动性注入试验。在此过程中,我们加重了央行的负担,用央行的信誉、政治主权和金融稳定的未来冒险。

后危机时代,我们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私人债务转换成纳税人债务,甚至包括未来的纳税人,却未能强制接受救助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我们坐视不平等恶化,面对欧洲众多年轻人陷入失业窘境、又从失业过渡到无能力就业的可怕局面无动于衷。

总之,我们为重振包容性可持续发展引擎所做的工作还远远不够,因此削弱了潜在生产能力,并对未来的经济效益造成威胁。尤其在涉及到环境保护和社会凝聚力的问题上,我们不仅犯下了一系列错误,更大的问题是未能采取行动保障长期可持续发展。

有贫穷的经济自然就会有纷乱的政治,越来越多人已经对政治体制、商业精英和专家意见失去了信任。由此造成的政治分裂,包括边缘及反体制运动的兴起,进一步加大了制定恰当经济政策的难度。

雪上加霜的是,我们正在对破坏技术创新的监管反弹置之不理,恰恰是这些技术创新动摇了根深蒂固的无效产业,让人们对自己的生活和福祉有更大的自主权。对Airbnb和Uber等企业的限制在生产和消费领域对年轻人造成了特别沉重的打击。

如果我们不能迅速改变,我们的后代将被迫面对自我强化的经济、金融和政治趋势,他们将被迫背负低增长、高债务、人为抬高资产价格、惊人不平等及党派政治两极分化所带来的负担。幸运的是,我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对这种情况所带来的后果深感忧虑并完全了解解决问题的关键。

鉴于技术创新主要由年轻人主导,就连细微的政策调整也能对经济产生迅速、积极的影响。通过全面落实相关政策,我们可以把经济停滞、社会固化和市场波动的恶性循环转化为包容性增长、金融稳定和加强政治协调的良性循环。具体地讲,我们需要同步推进有利于增长的结构性改革、加强需求管理、解决过度负债问题并改善地区和全球政策框架。

虽然上述改革措施十��可取,但只有对政客施加更多建设性压力这样的改革才能兑现。简单地讲,没有多少政客愿意推动牺牲短期利益来换取长期利益的改革。那些支持他们的年长选民会对任何侵蚀自身权利的改革方案产生抵触情绪——甚至在自身利益遭到威胁时求助于民粹主义政客和英国退欧等简单而危险的解决方案。

悲哀的是,在涉及政治参与、尤其是直接影响自身及后代福利的问题上年轻人一直过度自满。没错,支持英国“留欧”运动的年轻选民占到近3/4。但只有1/3的人真正参与了投票。毫无疑问,年轻人缺席投票给了年长选民决定权,而即便没有恶意,但年长者的动机和偏好都不同于年轻人。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千禧一代在沟通、旅行、获取和传播信息、集中资源、与企业互动以及众多其他方面赢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话语权。现在他们必须在选举自身政治代表并要求他们承担责任方面寻求更大的发言权。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我们这代人将在不经意间继续过度透支他们的未来。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