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亚洲军事革命

首尔—一场军事事务大革命正在东亚展开。最新信号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腐败罪名清洗前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以及日本“重新解释”其宪法第九条,允许日本为盟国提供军事援助。

尽管升级的地区紧张局势刺激了这些动作,但中国与邻国和美国的关系并未恶化到产生直接冲突的程度。但不断地采取新措施以至于产生“中国威胁”论需要地区政治领导人(包括中国)用更新、更有创造力的方式解决争端,否则难以避免直接冲突。

总体而言,有三种方式构建国际和平:深化经济相互依存、推进民主,以及建立国际机构。不幸的是,由于东亚政治领导人在最后一个目标上已经失败,因此现在已经陷入了与一个世界前的欧洲十分相似的危险的实力平衡博弈。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经济相互依存深化并未产生和平与合作的政治动力。东亚商业领袖一直无法避免外交关系恶化影响自身利益。相反,军事游说目前深刻地影响着外交和国防政策——中国以两位数增长的国防支出节节攀升的美国东亚地区军售就是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