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妇女的发展目标

纽约—随着2015年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截止期的临近,世界领导人面临一个选择:将目标再往后延十年或二十年,或者问责没能实现承诺者。对妇女来说,选择是明确的。

我们曾经走到过这一步。1978年,在阿拉木图举行的国际初级医疗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rimary Health Care)上,134个国家签署了一份宣言,要求到2000年让所有人都得到充足的医疗。。十六年后,1994年,在埃及,179个政府将生殖权利列为基本人权,并通过了确保所有人都能活全方位生育卫生服务(包括计划生育)的决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2000年9月,在第55界联合国大会上,189个国家的领导人启动了千年发展计划,这些截止期也就无疾而终了。世界领导人在千年发展目标宣言前后还接手了其他一些承诺和决议。

那么,现在怎么样了呢?

我们知道,一些千年发展目标已经实现了。自2000年以来,极端贫困减少了一大半,在2010年时只剩下大约22%——近7亿人被带出了全球最贫困行列。与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的斗争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果。数十亿人获得了改善的饮用水;许多人拥有了卫生间(尽管仍有十亿人需要在旱厕解手,这是一个重大健康风险)。

在性别平等方面也取得了进步。在校女生和男生数量已基本持平,政治竞技场上也有更多的妇女崭露头角。

但好景不长。尽管幼儿长期营养不良的情况有所缓解,但每四个儿童中就有一个——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即1.62亿儿童——仍然发育迟缓。事实上,母亲和儿童死亡率减少了数百万,但这类可预防死亡每年仍要夺走数十万妇女和儿童的生命。

此外,联合国基金会报告,仍有2.22亿妇女得不到最基本的信息、产品和服务来科学地决定生几个孩子、计算孕期以保证健康,或追求教育改善生活。同一报告还指出,每年有超过30万15—19岁女孩和妇女死于与妊娠有关的状况,更多妇女和女孩因衰竭而致残。

联合国秘书长2013年的报告《所有人的生命尊严》(A Life of Dignity for All)要求成立全球日程确保不会将任何人遗漏。此外,由于世界领导人及其发展伙伴再一次没能满足妇女的基本生育健康需要,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日程方面取得切实进展变得更加困难了。

联合国在千年发展目标截止期倒计时500天时呼吁增加动力,这凸显出一个事实,即不平等性、产妇分娩死亡率、缺乏义务教育以及环境恶化仍是严重挑战。

为了有效影响变化——不仅仅是为了妇女——我们需要对计划生育的支持、妇女和儿童卫生服务以及对赋权项目的支持。受过教育的妇女能更好地照顾好自己,做出信息充分的选择,并增加自己对社区的贡献。如果我们不顾妇女,她们也无法顾及社会。

没有人质疑发展必须是包容平等的。这一外交辞令所忽视的是能够问责政府和发展合作伙伴在将人权——特别是获得基本卫生和社会服务的权利——的美好理想转变为现实解决方案方面的责任的强大框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2015年后的可持续发展日程已经起草,世界领导人及其发展合作伙伴的眼光应该超越订立随时间消逝的目标(goals and targets),而转向建立问责机制、程序和制度以确保我们能够实现已经订立的目标。

我们必须与当前不成文的“零责任”规矩决裂,不尊重自己许下的对国际一致目标的承诺的领导人必须承担责任。简言之,我们的政府必须开始做它们承诺做的事。没有强大的问责机制,结束可预防的产妇死亡、铸就可持续的平等的发展就不会在我们进入日益危险的时代时与我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