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日本 vs. 货币投机者

东京—日本经济正在竭力摆脱通缩麻木,首相安倍晋三在2012年推出的经济振兴计划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审视。但日本当前的艰苦来自日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的升值——去年升值幅度达到了24%,并导致日本股市也随之下跌。包括大规模货币和财政扩张的“安倍经济学”与此毫无干系。

自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日本劳动力市场显著改善:新创150万工作岗位,失业率下跌至略高于3%。此外,公司利润大幅增长,税收收入增加了20万亿多日元。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为了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日本承诺下个月开始大规模财政扩张,有人称之为零散性、暂时性“直升机撒钱”(政府债务永久货币化)。但有人担心这还不够,如果日元继续升值的话。

诚然,扩张性政策,个别是货币政策——安倍经济学的一大支柱——可以带来货币贬值。但美联储对于退出量化宽松的鸽派立场,以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的扩张性政策,削弱了其对汇率的影响。

最近,英国投票“脱离”欧盟,在加上多家央行(包括日本银行)引入了负利率,对市场形成了冲击。利用这一紧张情绪,对冲基金经理和其他投机者越来越多地下注于日元升值;事实上,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对日元期货市场持仓量巨大。

在浮动汇率制度中,一国基于国内目标独立制定货币政策,并接受汇率结果。但当汇率波动变得剧烈或反覆时,货币当局有权——甚至有义务——出手干预,平息波动。

日本当局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在理论上。8月18日,日本财务省、金融厅和日本银行开会讨论如何阻止日元升值。会后,负责国际事务的副财务大臣浅川雅嗣(Masatsugu Asakawa)宣布财务省将在认定出现投机性汇率波动时迅速出手阻止。

此番宣告是为了敲山震虎。但市场对此反应平淡,日元兑美元只波动了几个点位。毕竟,财务省此前也发布过此类威胁——比如在日本央行引入负利率政策之后,以及英国退出之后——但从未执行。

就像“狼来了”的故事,财务省信誉尽失,至少在干预货币市场的威胁方面是如此。因此,投机者仍然心安理得地单边押注——要么大赚,要么打平手——继续推高日元。

眼下,财务省的话已不足以震慑投机。但财务省仍然犹犹豫豫,不兑现严厉的威胁,因为美国反对所谓的“货币操纵”。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高官积极地试图劝阻直接干预的支持者,包括我。我只是提到了这个词,就遭到一位美国学者的愤怒反驳,好像我在说什么淫词秽语似的。而美国官员强调,如果日本涉嫌操纵货币市场,美国国会就不会批准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

有可能财务省将选择站在美国一边,继续对投机者进行空头威胁。或者它将继续摇摆,直到错失动真格的时机。不论哪种方法,都将导致同样的灾难:日元升值到危险水平,使安倍经济学失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财务省应该做的是勇敢地干预货币市场,阻止日元升值。投机者将得到痛苦的教训,日本经济也可以重回正轨。尽管日本可能因此成为TPP失败的替罪羊,但从当前美国政治气候看,该协议本来获得批准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一个替代方案是日本银行购买外国证券。

许多对冲基金经理,以及以及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拯救日本经济于通缩的关键是更直接的直升机撒钱,将新印出来的现金直接给消费者。但正是这批人通过押注日元升值阻止宏观经济政策生效。唯有将投机者“斩于马下”,这一大胆——并且高风险——的货币政策才值得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