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外围国的炼狱

雅典—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访问雅典,此次访问所引起的紧张远远比不上她在欧洲长期金融危机期间来访时。当然,希腊人并不喜欢默克尔;但是,感谢欧洲经济的缓慢复苏,德国与欧洲受伤最深经济体之间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事实上,欧洲已不再被视为全球金融稳定的风险因素。欧元区核心经济体正在显示出恢复迹象,过度负债的外围的金融状况也在改善。但是,由于存在资本短缺、需求受抑以及欧元区外围改革进展缓慢,进展能否保持还远未可知。

在受全球经济危机冲击最大的欧元区经济体,产出和就业损失巨大而持久。欧元区整体实际(经通胀调整的)人均收入在2007年水平徘徊;希腊和意大利分别下降到2000年和1997年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