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游行中的普京

纽约——今年五月即将在莫斯科举行的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游行有望成为苏联解体以来规模最大的胜利日庆祝活动。大约16,000名士兵、200辆装甲车和150架飞机和直升机将穿越红场地面和上空。勃列日涅夫和赫鲁晓夫等苏联领导人曾非常熟悉向红场列宁墓致敬的场景。

但虽然俄罗斯二战盟国均来自欧洲和北美,但西方领导人却不会出席纪念活动——这是西方对普京入侵乌克兰及吞并克里米亚不满的反映。相反,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高规格嘉宾包括中国、印度和朝鲜领导人,这凸显了当今俄国鲜有同盟的孤立环境。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此次超现实主义聚会是普京政权怪诞现实的反映。事实上,看现在的俄罗斯就像在看最后一集X战警《未来昔日》。正像影片中的X战警与年轻的自己联手拯救人类未来一样,今天的克里姆林宫正试图借助过去苏联的力量来打赢俄罗斯的现代生存战争。

上述战略的关键是将今天的西方与1941年入侵俄国的德国混为一谈,同时把乌克兰政府官员描绘成“法西斯”和“新纳粹分子”。克里姆林正是依靠这样的说法和保护海外俄国人的所谓必要性来为侵略乌克兰寻找借口。在吞并克里米亚后的讲话中,普京指责西方国家拒绝“参与对话”令俄罗斯别无选择。普京称“我们不断在所有关键问题上寻求合作”。“我们希望强化信任,让关系平等、开放、公正。但我们没有看到西方采取相应的步骤。

一个月后,普京再次强调俄罗斯是残酷且拒绝妥协的西方在道德上具有优越感的受害者。普京称“我们不像其他人那么务实算计”,他还补充说俄罗斯的“伟大”和“广阔疆域”让我们“更加大度和宽容”。

不难看出普京和斯大林的做法有相似之处,后者曾在二战伊始宣布“敌人”想要“消灭”俄罗斯“民族文化”、将俄国人“德国化”并奴役俄国民众。当然,不同之处是德国国防军的确入侵了苏联,而乌克兰不过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即使一点不为斯大林辩护,人们也必须承认苏联对二战盟军胜利的巨大贡献——包括2,600万民众为此献出生命。当时的红场阅兵——约有步兵35,000人、军事装备1,900件、乐队1,400人——可谓一场当之无愧的盛宴。苏联领导层不遗余力地展示军力,那次阅兵在没有外来军事威胁的情况下,成为凝聚民族团结的重要手段。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不再是超级大国,也因此暂停举办阅兵式。但2005年,为纪念二战结束60周年,普京举办了盛大阅兵式——当时西方领导人相信俄罗斯未来可能加入欧洲,并因此出席了那次阅兵式。

今年胜利日纪念活动的气氛远不及预期。怎么能在战争英雄(推动他们打这场战争的是希望子孙后代能够和平生活)后代在东乌克兰残酷的局部战争中互相残杀的情况下庆祝战争的胜利?在榴弹炮和火箭纷飞之际宏伟的烟花表演能有什么意义?

历史学家罗伯特·帕克斯顿相信游行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国家���面貌。他1996年的著作《维希的游行和政治》讲述了担任法国维希政府首脑的菲利普·贝当用华丽、反动的政治策略,当然还有与希特勒的联盟来欺骗战败的祖国,让其相信自己在世界事务中仍有一席之地。作为维希政府标志的专制传统主义让家族和祖国流芳千古,而前军事指挥官贝当则扮演着某种军事王者的角色,并被抬上神圣的讲坛。

维希政府与普京领导下俄罗斯的相似之处显而易见。普京以新沙皇自居。他的克格勃背景决定了他的领导风格,包括取消自由公正选举,迫害反对派以及宣传保守的价值观。就像曾经的贝当一样,“非道德”和“颓废”的西方腐败深深影响着普京。

依靠这种方法,普京已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和埃及军事统治者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结成联盟。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因为有其自身对西方的战略不满,成为对友好反民主国家联盟的有益补充。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不同于中国的是,俄罗斯并不是崛起中的超级大国。普京可能想把乌克兰行动描绘成一场反法西斯斗争。但它实际是争夺影响力的战斗——在这场战斗中他根本不可能获胜。无论阅兵式多么盛大都无法掩盖真相:俄罗斯作为超级大国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普京的爱国主义像贝当一样属于被征服者。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