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世贸组织重生?

新德里—世界贸易组织已经黯然失色了太长时间,用艾略特的话说,是因为“莱曼之水”(日内瓦湖)。作为昔日杰出的多边贸易论坛,世贸组织在最近几年逐渐被边缘化,而最近对全球化的反动——如英国的退欧公投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表明这一趋势还将加速。但这些结果实际上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因为三个重要发展态势可能让世贸组织——以及它所代表的多边主义——重塑昔日辉煌。

第一个发展态势是替代性贸易安排的式微。世贸组织在21世纪初达到顶峰,当是时,全球贸易谈判乌拉圭回合刚刚在几年前结束,更多的国家——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答应加入该组织。

但美国和欧盟等主要贸易方随后将注意力从多边贸易协定转向了双边、地区和大地区协议。大地区协议——即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给世贸组织造成了特别巨大的威胁。但特朗普政府正是要和这些协议说“不”,至少要将它们搁置起来。

欧洲一体化也对世贸组织造成了类似的影响,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新的管理欧洲内部贸易的平台。但欧洲工程已经步履维艰,英国即将脱离欧盟就是明证。英国退欧之后,世贸组织也许将成为英国与世界贸易关系的重要论坛。欧盟的进一步解体都将强化这一趋势。

当然,有可能亚洲和其他地方的地区贸易协定仍将继续兴盛。但必须出现新的领导者。而如今没有一个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国家可以单枪匹马满足这一领导力的严格要求:内政稳定、经济有活力,风险相对受控,坚定致力于开放市场。

听起来似乎与直觉相反,第二个可以作为世贸组织复兴之福的发展态势是越来越多的选民开始拒绝超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超全球化从本质上即“深度”一体化。它不仅包括为商品和服务创造开放市场以容纳更多的移民(在美国和欧洲)、调和监管(TPP和TTIP的雄心)和对国内政策侵略式裁判(北美贸易自由协定和TPP规定的投资者和解程序)。在欧盟的例子中,它甚至包括了共同货币。对于这样的一体化,再地区化远比世贸组织更有效。

如今,“深度”已是明日黄花,世贸组织有望重新成为有吸引力的论坛,为各贸易国提供生意机会。不要搞错了:因为技术的无情的进步,世贸组织仍要为全球化提供大量便利和管理。贸易和投资的网状结构将各国联系在一起,嵌入全球价值链——世界银行的阿迪特亚·马图(Aaditya Mattoo)和我称之为“十字交叉全球化”——这能够防止大溃败。

第三个有望重振世贸组织的发展态势是特朗普政府所采取了更加保护主义的立场。如果美国提高关税,或征收边境调节税以奖励出口、惩罚进口,其贸易伙伴可能转向世贸组织要求作出裁决,因为该组织拥有经过了证明的纠纷解决能力。

因此,世贸组织有望成为美国贸易政策得到检查和制约的场合。世贸组织成员的普遍性曾经被视为渴望采取新规则和协定的国家的一大障碍,现在可能成为其主要优势,因为这意味着很高的合��性,而这是贸易紧张和冲突风险最小化的关键。

在我的书《日蚀》(Eclipse)中,我指出多边主义提供了确保新力量和平崛起的最佳方式。但似乎同样的观点也适用于管理衰落力量。

但世贸组织的复兴不会自动发生。有意愿的相关利益方必须积极追求这一结果。最显而易见的候选者是已是全球化最大受益者的中等规模经济体,以及——不同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目前未受到讨厌全球化的公众的压力的经济体。

多边主义的主力军应该包括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印尼、墨西哥、新西兰、南非和英国,可能还有中国和日本。由于它们都不是大经济体(中国除外),因此它们必须团结起来捍卫开放市场。

此外,它们必须开放资深市场,不仅包括农业和制造业等传统领域,也包括服务业、投资和标准等新领域。如此,这些国家也可以对应日益交易性的、保持大贸易方被迫采取的开放的方法。

世界需要强力面对超全球化的衰落。能从保护开放性中获得重大利益的中型贸易经济体所引领的多边主义或许是应对方法之一。它们必须抵达莱曼之水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