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 counts out customer's change Joe Raedle/Getty Images

准备好下一次衰退了吗?

哥本哈根—艳阳天是检查天花板是否漏水最好的时候。对经济决策者来说,谚语中的艳阳天已经到来:专家们纷纷预测给力的增长,因此,这是检查我们是否为下一次衰退做好准备的最好时候。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答案——特别是对美国而言——是响亮的“否”。决策者应对衰退的通常手段是降低利率、减少税收以及提高面向失业者和其他衰退受害者的转移支付。但由于各种经济和政治原因,美国完全没有做好常规应对准备。

最显而易见的是,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仍然只有1.25%—1.5%。如果近期不发生衰退,美联储可能到今年年底成功升息三次至2%左右。但如果发生衰退性趋势,货币宽松到政策利率为零的程度仍然是杯水车薪。

在过去三次衰退中,美联储累计降息幅度都接近整整五个百分点。这一次,由于慢复苏导致利率只能逐渐正常化,并且出现了一般性的利率下降趋势,美联储行动空间十分有限

理论上,美联储可以发动新一轮量化宽松。此外,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所提名的美联储理事人选中,至少有一人提出过负利率的概念。尽管如此,包括三位特朗普任命人选在内的美联储理事会不太可能会比上一届更加积极和创新。美国国会也肯定会激烈地批评美联储的任何进一步扩大资产负债表的举动。

财政政策是显而易见的替代方案,但国会在最糟糕的时候选择了减税,这使得真正需要的时候不再有刺激空间。让联邦债务增加1.5万亿美元将产生对衰退时期进一步减税的抵制反应,这一点不难理解。我的伯克利同事卡里斯蒂娜·罗默和大卫·罗默(Christina and David Romer)指出,如果一国已经积累了很高的公共债务,那么财政政策在抵御衰退方面效果较低,采用的可能性也较小。

国会中的共和党不太可能在下一次衰退中采取刺激经济的手段,而是会表现得更加顽固。随着收入的下降和赤字更快的增加,他们将把减支进行到底,让债务轨迹重回此前的轨道。

国会共和党最有可能拿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SNAP)开刀。SNAP是一项低收入家庭提供食物的计划,目前已经被国会共和党盯上。接着,他们会把砍刀挥向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险。这些减支措施的负担将落在无隔宿之粮的消费者头上,他们将一点一点地减少支出,从而拖累总需求。

至于州政府,迫于州和地方税抵扣的新限制吞噬了它们的预算,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失业救济的领取时间,限制自身食品和营养补助的范围。

全球环境也不利于美国。从欧洲到日本,外国央行也没有多少降息空间,即使德国政府最终组建成功,德国决策者也将继续其不喜欢动用财政政策的特点。而如果德国不利用其财政空间,其欧元区伙伴国也将没有财政空间可用。

不仅如此,帮助遏制了2008—2009年经济萎缩的国际合作已经被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日程毁于一旦。“美国优先”方针将曾经的盟友列为敌人。要想让其他国家和美国政府共同抵抗下一次衰退,唯有让它们相信它的判断和意图。而对美国的信任度供给量严重短缺。

2008—2009年期间,美联储扩大了与外国央行的美元互换规模,但被国会抨击为“拱手送出”美国人民的辛苦钱。接着,在2009年年初的伦敦G20峰会上,总统奥巴马政府承诺与其他政府进行财政政策协作。在金十年后的今天,很难想象特朗普政府会在类似的会议上哪怕是露一脸。

经济扩张的长度并非下一次衰退何时到来的可靠预测指标。而衰退的深度和性质将取决于触发衰退的事件,同样具有不确定性。尽管如此,有一件事是笃定的,即,扩张不会永远持续下去。风暴肯定会到来,而当它真的来临时,我们将完全没有做好应对洪水的准备。

http://prosyn.org/3A6FsP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