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sters holds placards during a rally against corruption and to pay tribute to murdered Slovak journalist Jan Kuciak JOE KLAMAR/AFP/Getty Images

如何赢得言论自由

阿克拉—每年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一天,新闻制造者和消费者会停下脚步,深思全球媒体的状态。今年,记者和政府官员齐聚加纳出席第25个世界新闻自由日活动,关注点将转向世界各地新闻界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以及有官员和国家撑腰的针对新闻媒体的敌意如何威胁民主

但这些关注点固然是必要的,却并非故事的全部。新闻韧性(journalistic resilience)的信号也在不断浮现。因此,我们不必只关注世界各地记者所面临的各种障碍,5月3日有很多理由值得保持乐观。

首先,尽管媒体市场无法免于侵蚀新闻自由,但仍有往保持韧性。最近在欧洲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很有说明性。在斯洛伐克,出于政治动机对调查记者延·库西亚克(Ján Kuciak)和他的未婚妻马丁娜·库什尼罗娃(Martina Kušnírová)的谋杀引起了众怒,迫使总理罗伯特·费科辞职,他的继任者彼得·佩莱格里尼也对公共关系如履薄冰。

匈牙利也经历了新闻压制事件,但没有那么激烈。据欧洲新闻中心(European Journalism Center)的最新研究,尽管政府对媒体经营加强了控制,但调查报道依然活跃,“滥用纳税人的钱的亲狂时有曝光”。

平心而论,媒体所遭到的打击从未如此强烈,且打击不仅仅来自假新闻和走极端的国家首脑。4月30日,喀布尔9名记者被杀害,这一系列背靠背自杀式爆炸至少造成25人死亡,是塔利班倒台以来阿富汗新闻界最血腥的一天,也是全世界的黑暗之日。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数据,过去15年中全世界有1,000多名记者被杀害,而只有极少数行凶者被缉拿归案

但希望的星星之火正在闪现。放眼全球,记者和他们的支持者正在以令人鼓舞的方式进行反击。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以在线审查为例。尽管中国和俄罗斯等国政府一直在阻止或过滤互联网接入,但全世界有一半人口已经实现互联——在短短五年中增加了20%。

在苏丹,记者利用互联拯救生命。去年,政府拒绝通知民众灾难性的霍乱疫情,达班加广播(Radio Dabanga)的记者与医生和护士一起使用WhatsApp短信服务分享关于预防和治疗的信息

即使是索马里等饱受暴力和分裂之苦的国家,互联网也得到了很好的运用:日益提高的网速让数量庞大的索马里侨民得以和亲朋好友保持联系,也让群体之间得以展开有意义的对话。

法律规范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2011—2016年间,实施信息自由法的国家从90个增加到112个。

上个月,欧盟实施了一项新法律保护告密者免遭起诉,信息自由得到了进一步深化。当局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希望这项措施可以通过保护报告违反欧洲法律的线人,来提振调查记者。

在法律保护较弱的地方,记者的创造力也会变得更强。在菲律宾,独立新闻组织成为政客和网络“黑子”造谣中伤的目标,但记者成功地扭转了局面,大获全胜。比如,在挖掘谁给媒体造成最大威胁的最新系列报道中,新闻网站Rappler挖出一个与政府内部人士有直接关联的“黑子”网络。

最后,记者也在致力于改善本行业的多样性。比如,刚果共和国的一家媒体组织建立了一个数据库,内有数千名可提供新闻评论和分析的女性专家的联系方式。这个简单的举措大大提高了女性专家出现在新闻中的百分比。

这些只是我们应该在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活动中强调的闪光点的一小部分。每一天,全世界勇敢的男人和女人们(有时甚至也包括儿童)都在不断冲破阻力,让我们看到新闻。我们所有人都从他们的奉献中获益,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表彰他们的成功,而不仅仅是他们的牺牲。

http://prosyn.org/FpMbbUi/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